来源:东方卫视、看看新闻  2019.10.5

       在9月16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节目中,主讲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就“香港局势:自助者天助之”展开了主题演讲。同样来自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资深研究员马丁·雅克先生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张教授谈到,香港出现了一些麻烦,但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变成大好事,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情况。
     “港独”分子虽然人数可能不多,但其嚣张的气焰给中国人上了一堂史诗级的爱国主义思政课,这堂课又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传遍全中国、全世界,“港独”一夜之间在全世界的华人社会都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中国年轻一代也几乎一夜之间成长起来,过去不懂得什么是颜色革命和制度自信的人一瞬间或多或少都懂了。
      一个才700来万人、经济还比较发达的香港可以被西方反华势力左右,可以瞬间走向大乱,如果中国没有社会主义制度、没有党的坚强领导,早就天下大乱了。
      香港的乱局使我们见证了中国年轻一代排山倒海的爱国热情。如果说西方的敌对势力影响了几十万香港年轻人,这是令人非常遗憾的,但是他们也成功地影响了至少数亿中国年轻人,使他们更加爱国、更加认同中国道路。
      有一位香港资深人士估计,香港绝大多数人还是支持“一国两制”的,这批乱港的暴徒不会超过3000人。难怪有一位网民这样调侃美国说,美国总统最近心情不好,他质问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你们怎么能拿美国国会的拨款在香港搞颜色革命,然后培养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最后让‘港独 ’分子也无地自容,让美国在中国的‘带路党’也无地自容。”
      中央情报局负责人听了总统的批评很不高兴,他反唇相讥:“你自己帮中国的华为公司做了超级大广告,华为多少年想办而没有办成的事情,你帮他办成了。”
      这次香港的局势也惊动了一个大家都没有想到的群体,一大批很少关心政治的、疯狂追星的“饭圈女孩”。这是中国95后、00后为主的小女生,平时路人看不懂她们的许多言行,但不久前“饭圈女孩”倒是做了一件大事,为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集体“出征”海外社交媒体,怒怼香港“废青”,守护全世界最好的“阿中哥”。
      张教授看到了她们发的一篇帖子,不禁拍案叫绝。帖子这样写导说:“我们哥哥出身贵族、地位显赫,中途家道中落、被人欺辱,一双儿女被掠走,自己一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里里外外受尽白眼,谁家不来踩一脚。日子过得稍微好一些,第一时间想的就是接一双儿女回家。万万没有想到,儿女认贼作父,伤透哥哥的心。”
      紧接着“饭圈女孩”的“出征”,是男孩子为主的“帝吧出征”,大规模怒怼“港独”,海外中国留学生也是到处怒怼“港独”分子。
      网上还有这样一个帖子,说我们年轻一代展现出来的超级爱国情怀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国内的教育,二是国家确实强大了。这两个原因让祖国的孩子阳光自信、多才多艺、三观超正、素质全面。
      这场乱局还使多数中国人实实在在地了解了西方制度的问题,或者它的虚伪。
      先看所谓的新闻自由,为什么记者的相机总是对着警察而不对着暴徒,这叫选择性失明,叫假新闻,做得太明显。
      第二个就是所谓的言论自由,为什么谷歌、脸书等成百上千的封号,他们如此害怕有良知的网民向世界展示香港乱局的真相,而让抹黑香港警察、歪曲事实的谣言信息大行其道。
      再看所谓的司法独立,为什么老是警察抓人、法庭放人,这还有什么司法公正。再来看看香港的通识教育是如何给年轻人洗脑的,甚至还是不经事的孩子,已被洗脑成“废青”,令人痛心。
     “香港自己怎么办?”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提出来。长期以来,我们把香港定性为一个经济城市,这符合香港的特征和绝大多数香港人民的利益,但树欲静而风不止,敌对势力要的就是把香港变成一个政治城市,从而给他们搞乱香港提供可乘之机。香港成为政治城市意味着香港将麻烦不断,但既来之则安之,既然香港已经政治化了,我们就直面挑战,在政治层面战胜我们的对手。我们原来的设想是“一国两制”,井水不犯河水,但现在敌对势力的井水就是要犯河水。既然如此,交锋就不可避免。
      在这个过程中,香港自己是一个关键角色。
      我们知道香港绝大多数同胞反对“港独”,支持“一国两制”,但我们也看到这种力量迄今为止还没有形成足够强大的合力。举个例子,“港独”一夜之间在全世界的华人地区都变成了过街老鼠,但遗憾的是在香港还没有做到这一点。
     张教授表示,希望这次乱局能给多数香港人带来大彻大悟、痛定思痛,全面地反省自己的制度问题,特别是司法制度、经济制度、媒体制度、教育制度等存在的问题。
     如果出现了这么大的危机,相当比例的香港人还是不以为然,还是认为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非常美好,还是崇尚正在全面走衰的英美制度,还是容忍西方国家对香港事务的广泛干预,还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待内地的一切,还是对内地和内地同胞抱有一种虚幻的优越感,那估计香港恐怕只能是沉沦下去了,我们恐怕也爱莫能助。
      俗话说“自助者天助之”,香港紧挨着内地这个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投资市场,紧挨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最前沿,但迄今还没有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从中国模式的视角来看,一定是制度出了大问题,否则怎么可能是这样。
      张教授称自己甚至有一个比较悲观的预测,如果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不思改革,香港可能真的会沉沦下去,给香港人民的利益造成极大的伤害。尽管我们非常不愿意看到这种前景,但张教授甚至觉得万一搞得不好,不排除香港最终会成为内地人民制度自信的一个教育基地。
      一个好端端的城市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不思改革,也无法改革,最终就一路沉沦下去,就好像台湾事实上已经成为这样一个教育基地,希望香港不要步台湾的后尘。
     马丁·雅克先生认为,香港特区政府在此期间犯下了两个严重的错误,第一个就是2003年的《国家安全法》在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后立法程序终止,第二个就是最近出台的《逃犯条例》,这一条例多少也算终止了。出台《国家安全法》有很好的理由,修订《逃犯条例》也是,这一点他并不否认,不幸的是对很多香港市民来说这两项措施都太过了。
      在马丁·雅克先生看来,目前反对《逃犯条例》的大规模游行参与者代表了香港社会的一个非常大的群体,他们的行动又鼓动了香港社会的另一群体表达立场,这就产生了问题。
      这部分人追求普选,且有部分人更希望香港独立,他们通过暴力的方式追求自己的目标,这是任何一个发达国家的政府都不能容忍的,是不可原谅的。
      马丁·雅克先生认为当前重要任务是找到方法将这些群体隔离开来,使香港的舆论远离这一立场。马丁·雅克先生称自己真的不认为这些支持“港独”的年轻人代表了香港的主流观点。
      如果有人真的认为他们代表香港多数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也令马丁·雅克先生思考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香港内部存在一种因被取代而产生的落差感。1997年,香港经济规模约为中国内地经济的三分之一,如今它还不到内地经济规模的3%。
      换句话说,从香港到中国内地,中国经济中心发生了非同寻常的转移。实际上对香港来说残酷的一点是,中国内地经济转变的最好例子就发生在对岸的深圳。
     1978年时深圳只是一个渔村,香港比深圳富裕得多,而且发展得很快。如今这两座城市的角色完全调换了,深圳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最先进的城市,而香港总体而言相对停滞不前。
     它曾经确实举足轻重,但在很多方面似乎已经丧失了原有的地位。所以马丁·雅克先生认为,如果想要了解香港人目前的心态,就必须考虑到这些因素。
     他们愤怒沮丧,不知道自己前途何往。香港的经济相对停滞、无法自我改革,而且对于某些群体而言情况则更糟。年轻人永远买不起,甚至绝大多数人永远买不起房产,所以他们痛苦,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未来渺茫。
      过去的40年间,是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这就是中国转型的原因。改革开放从邓小平提出的非凡愿景开始,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马丁·雅克先生认为改革开放的美好在于它不断地前进,没有终点。
      而坦率地说,他不知道香港的改革策略是什么,他真的不认为香港存在像中国内地一样的发展策略。对于香港特区政府最重要的就是改变香港社会的经济状况,让市民对未来有信心。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220)
返回

评论

评论人: 戈卫(火娃)

评论时间: 2019-10-05
张维为教授就香港局势:自助者天助之...……内容很精彩(复制点击看)https://weibo.com/tv/v/I7trrgiFj?fid=1034:4417812882465597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