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下大乱

千里搭长棚,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苏联计划经济的僵化、低效、浪费、守旧,终于酿成经济停滞的恶果。

1990年,苏联高层热衷于“改革”、“私有化”,在西方经济学家的蛊惑下,釆取休克疗法全面废弃计划经济模式。政府颁佈了法令,将国有资产全部以股份的形式分给全民。每个成年人可以分到一万卢布的股权证,可以转让,可以购买房屋不动产,也可收购企业股权,持有多数股权就可以控制企业。这是一次性彻底的私有化,石油、矿产、大型企业等也不例外。当时苏联的官方汇率卢布对美元1:1。社会平均月工资为几百卢布。所以一万卢布是很大一筆财富。

居民领到股权证后,一时不知怎么用,有些企业领导和投机份子趁机勾结银行,勾结外商,或非法集资,用以收购他人的股权证,谋取企业和房屋不动产的控制权。计划经济崩溃引起恶性通涨,生活必须品价格以每周翻番的速度飞涨,卢布的面额也急剧扩大,从1989年最大面额100卢布,休克疗法后三个月就出现了五万卢布的纸币。居民陷入极度恐慌中,纷纷抛售股权证。几万卢布现金就可以买到手。街上出现了开车收购股权证的现象。巨额国有资产轻而易举地落入一些金融寡头和投机分子之手。例如我们所住的一家企业招待所的经理大妈,以几十万的股权证,把一座黄金地角临街的三层楼转到自已名下,后来这座楼的评估价是几十万美元。她仅仅收取租金就永远小康了。

而那些为一时温饱而卖出股权证的人则沦为赤贫。苏联人全体陷入恐慌,原有的体糸运转不灵了。生活必需品价格天天飞涨,领一个月工资花不到十天。工薪族只好把家里凡能变现的物品出卖。自由市场里的景像令人心酸:一些年过半百的老人,手里拿着衣物,站成长排等待买主,出售的物品包括艺术品,纪念币,甚至勋章。在苏联计划经济崩溃的情况下,最有价值的当然是外汇。最活跃的自然是倒爷。正规的工程和贸易停摆,而投机盛行。例如工程机械方面,进入九十年代,中国经济起飞,基建规模扩大,施工机械俏销。苏联的卡马斯自卸车,一万美元买,到国内可以卖十几万人民币,除去换汇成本,净利几万,日产的挖掘机利润更大。

乱世是冒险家的天堂。只要手里有外汇,物价其实不涨反降。汇率随物价涨,外国人的生活不成问题。而苏联国营的火车票,旅店的价格基本没变多少,旅行反而非常便宜。中国倒爷,各路代表团几乎占据了旅行工具的大部份坐位。

莫斯科发生动乱几天后,苏联解体。影响波及远东,首先是政府系统,各行各业来办事的人员挤满大楼,但各部门均己瘫痪,什么事都办不成了,那些领钱领物的单位,无米下锅,只好拖欠。社会管理失控波及到每个人,各行各业都进入到现官不如现管的恶性循环中。

廖凯也趁机以谈生意为名乘火车游览了横跨欧亚的大部份城市。包括基辅。和昔日父辈的老朋友哈尔钦克将军见了面。廖凯带了很多当年的照片,父母的录像问候和重访故地的邀请,还有一些小礼物。久别重逢充满欢乐。

将军当年三十多岁,如今六十多了。身体尚好,和老伴一起在郊区别墅种些果菜,生活也过得去。很想再去中国,但鉴于身份和健康状况,有难度。只是宝贝儿子离得远,在西伯利亚一座军工厂工作。那边生活条件差,因此托廖凯带些巧克力和肉罐头,顺路去看望。

将军的儿子瓦洛加,在中国出生,对中国充滿好感和好奇,因中苏交恶三十年,完全没有机会去。忽有中国客人来访,喜出望外。在家里尽力款待。无奈小两口带个五岁的孩子,经济实在不宽裕,对于中国大哥的盛情邀请,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有父辈这一层关係,有信任的基础,瓦洛加提出一个大胆建议:他工作的工厂生产一种先进导弹,有靶场,试验不合格的废弹需要就地销毁。他本人就是现场监督的工程师。有条件报表销毁而实际私藏,是否可以卖到中国?

噢哟!这可是一桩大买卖!廖凯认为好东西肯定有人感兴趣,也可能给个好价钱。中国每年进口大量废钢铁,建议瓦洛佳找找门路。后来他果然把东西混在几车废钢铁中,利用苏联解体各方面的管理漏洞,以贸易方式出口到了中国。

 

1991年10月,廖凯受一家国内公司委托去苏维埃港监装木材,住在港口附近最好的旅馆,因8.19事件影响,苏联方寸大乱,几乎所有单位和规定都失灵,大家都在为生存而焦虑。所有事情,只要给现钱都能办妥,尤其美元最好使,汇率天天涨,现钞人人爱。木材装船要个把星期,廖凯无事就在市㘯逛逛,寻找一些国内少见的稀罕物件,例如虎骨、鹿角、熊胆、麝香等。一对带头骨的驼鹿角,两端间距约两米,重约一百多斤,要价100美元。一张品相极好的虎皮,要价500美元。这些东西不要说国內见不到,不准买卖,就是在苏联大城市,也极罕见。但是考虑到携带不便和国内海关控制,廖还未下决心出手,但每天都去瞄一眼,冲动越来越强。卖家也看出来了,表示价钱好商量,因为当地人是不买的,而这禁区外国人更难到来。

意外惊喜,在市场上出现了几张中国面孔,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一交谈,原来是国内某大公司来接船的小组。一条三万吨的远海漁业加工母船,尚有自航能力,价值几十万美元,回去拆成废钢能赚一倍,这种大生意关健在许可证,只有大公司能做。这次来的是副总,可惜只带了英语翻译,还带了一位很有气质約女会计。无奈当地太闭塞,民众都不懂英语,所以逛市场一脸茫然。听廖凯介绍一番,那位女会计对鹿角,虎皮,还有一件黄菠萝名贵木雕彼得大帝像很感兴趣,言语间似乎钱不是问题,主要是过海关。副总对其毕恭必敬,答应向各方咨询一下。从对方英语翻译处得知,这位女士是外贸部大员的夫人,有能力拿到各种批件。

苏联正处在动乱中,各色人等不放过任何发财的机会,听说来了中国高级代表团,苏联货主,当地最大修船公司老总找上门来,推销一条废潜艇,不仅价格便宜,还可以随漁业母船拖行,不收运费。条件是付给他个人一部分美元现金。如成交,是副总本次出差一大额外功劳,何乐而不为呢?双方约定第二天验船,请廖凯同行。那是一条已拆除了全部武器的空艇,钢材非常好,回国能卖好价钱。中方很满意。意向成交。伹廖发现前舱四个魚雷管有一个打不开,苏方解釈说,那里有一发故障魚雷,卡住锈死了,取不出来,不过弹头引信已拆掉,没有危险。

国内接船小组,额外买废潜艇,捎带一条故障火箭助推魚雷。廖凯建议副总借此压价。苏方急于用钱,又降了几万美元。副总大为满意。

廖凯又乘机提出可否将中方私人物品随船运回国?苏方一囗应允。这一下女会计最高兴,可以到市场大买特买了。结果,廖凯很失意,他看中的虎皮,驼鹿角,木雕,都被女士买走,只好退而求其次,买了一支小一号的马鹿角。好在可以借光随废钢船运回,还可以借光免检过海关。其实廖凯心里还有一个小算盘。他听苏方称呼那条废鱼雷为火箭助推式,不由得回忆起电影甲午风云中邓世昌驾驶致远舰躲鱼雷的镜头。这家伙运到国内,说不定也是大功一件呢!

 

(未完待续)

收藏
点赞 (2)
阅读量 (216)
返回

评论

评论人: 戈卫(火娃)

评论时间: 2019-09-11
从作者这段难忘的特殊经历中,我从内心里感到,我们中国是幸运的。因为那段时间里国际国内各种矛盾交炽,异常复杂。中东大乱、中国同样大乱。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与新思维》我们也在看、美国之音大量信息中国也在传。一时间,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垮台了、苏联的休克疗法加速了经济崩溃和国家解体、共产党倒台、社会主义国家改变。然而我们不仅维护了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了社会主义制度、成功避免了国家分裂、并立下更大决心加速、加深改革开放。几十年过去了,一个强大的中国屹立在世界东方,而一个原本强大苏联的没有了,原本幸福的苏联人民,解体后的各国承受了巨大压力,甚至一直影响到今天。所以说,我们中国是幸运的。问好天命老师!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