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空军463医院
(图中左侧“急救中心”,就是当年案件事发地点)

本文由公众号编辑部创作 

来自四合院网公众号原文之四十九  2017-08-28

       东北“二王”是八十年代家喻户晓的杀人魔头。1983年除夕,“二王”兄弟两人从沈阳空军463医院开始行凶杀人,犯下了一系列滔天大罪,震惊全国,至今还在许多人心里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
       一个月前,我们发表了刘亚滨的文章《您还记得东北“二王”特大杀人案吗?(亲历)》,回忆了“二王”残忍杀害医院政治部副主任周化民、医生孙维金、教导员刘福山、司机毕继兵,以及重伤助理员吴永春、卢文成和工人李作舟的经过(点击本文末尾的“精彩回放”可阅读原文)。
       该文发表后引起广泛关注,阅读人数迅速超过三万。许多失联的案件亲历者和知情人,纷纷留言,更详细地还原了案件首发现场的情形,同时也倾诉着人们对罪犯的憎恨,对死伤战友的怀念!

下面是部分亲历者、知情人和作者战友的留言:

吴彩人生:
       我就是外科护士吴佐良。东北“二王”特大杀人案,虽然事过多年但那血腥的场面却挥之不去。我也是第一时间跑去的。只要有枪救,就是我们外科医护人员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走进门诊室,傻了,到处是横躺竖趴的人,满地的血!我凭直觉看出是孙维金医生斜在办公桌前,天呐,太恐怖了!他头部都变形了。我立马腿软了,眼泪横流啊。我们是在一个科一起工作的同志,怎么会这样?
       一看呼吸停止了,没了生命迹象,捶心顿足啊!多好的胸外科医生,多痛心呀!我摊捯了,以往枪救我都会有条不稳的配合医生,这次不行了! 
       这场面深深地留在我脑海里。当晚是年三十,我在孙维金家里,同她的爱人和年幼的孩子,一起渡过了一个痛苦的不眠之夜。

陈明敏:
        亚滨主任在文章标题中,问我们是否还记得“二王”杀人案?记得!!!我们一生都难以忘记!
        那一天我在医务处值班,孙维金医生的报警电话是打给我的。因为是大年三十,我开始把听筒里面"砰,砰"的枪声当成了鞭炮声。我还拿着电话大声质疑:“讲话呀?为什么不讲话。”
        小毕是我们医务处的司机,他爱人的肚子里正睡着几个月的小胎儿。四个年轻的鲜活生命就在大年夜瞬间走远了,就在门诊部的一楼。
        医院腾出了一间间大小病房给牺牲同志的家属。一夜的鞭爆声声,一夜的哭啼声声!天亮了,阴云始终无法逝去。
        那一年,我30岁,“生命”的镌刻入骨入髓。

老胡:
        亚滨:没想到,你值班,我也在值班。我接到军区电话后,马上记录,传话领导,当时很震惊,没想你是亲身经历!
        我后来还遇到和“二王”老二在一个连队的战士,他说老二当兵时,枪法很准。没伤到你,真万幸!

大淘:
        亚滨主任您好!“二王”事件记忆犹新!那天大年三十,听到楼下枪声还以为谁在放鞭炮。我在俱乐部看电影,是夏梦主演的《白领丽人》,不是后来有的电视节目中说的《庐山恋》,再后来的事全国人民都知道了!
       几十年过后,见到当时受过重伤的吴永春助理员,我才告诉他,那天是我和郭梅梅的哥哥把你送到手术室去抢救的。
       后来听我老妈讲,“二王”中老大的孩子就是她接生的。生下来就肛门闭索。看来人不能做坏事,“生下来没屁眼,”东北人骂人的话。

傅明:
        “二王”案件发生的当天,我正在沈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秘书科工作。我跟随大队长陈方奎还有专案队技术人勘查了现场。
       文中提到的李姓同志,我印象中好像是一名工人。他曾在医院大门口试图拦截罪犯,被击伤面部。他确实很勇敢。

鲍训达:
       我是耳鼻喉科医生,那晚也在值班。那么多年过去了,对当时的情景还记忆犹新,永远怀念那些遇难的战友!

贺丹:
        “二王”太残忍,第一枪就指向手拿电话筒向医务处报警的孙维金医生开枪。春节期间坚守岗位,在急诊值班的外科孙医生就这样倒在血泊中了。

汪彬彬:
       那天中午在医院吃完饭,我先回家了。到家后,我爸告诉我,你们医院出事了,死了几个人。我说医院死人很正常的,他说是你们的工作人员被坏人打死了。我一听马上给科里打电话,龙主任接的,匆匆忙忙说了句医院出事了,我们正在抢救,就挂了。
       当我怀着沉痛的心情迈进医院大门,医院里冷冷清清,笼罩着悲伤和凄凉。我先到一楼门诊,看到门诊室里办公桌附近墙上的几个弹孔,办公桌下面的木头横槎上沾着血迹。整个一楼似乎还弥漫着血腥的气味,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办公桌横槎上的血迹是孙维金医生的。他当时值班就坐在那个位置。出事当天上午,我路过门诊,看他拿笔正在写字,我问他干什么?他笑咪咪告诉我,上午发年货,他正在统计年货呢。没有想到三个小时后,他就被犯罪分子夺去了宝贵生命。
       还记的遗体告别那天,天寒地冻,吐口吐沫立刻结冰。当时公交车很少,半天不来一趟,好不容易来一趟都能挤出肉餅。我在寒风中等了好长时间,双脚和双手已经冻的失去了知觉。我生怕到医院晚了,耽搁了四位同志的遗体告别。来了一辆车,我像疯子一样不顾一切地挤上了车。
      到了医院,一进大门,悲哀的气氛迎面袭来。医院里到处是穿着军装的人,即有熟悉的人又有不认识的面孔,大家的脸上布满了悲痛,没有过多的言语,眼神传递着相互的安慰。
       当遗体告别的长队缓缓靠近太平间,哀乐声隐隐传来时,我的心一阵比一阵紧。当走进去看到四位牺牲的同志,这些昔日一起工作的战友,如今却静静的毫无生命地躺在那儿,我们都流泪了,四周都是哭泣声,那是发自内心的悲伤。
       尤其是看到孙维金医生的女儿,当时她可能3、4岁吧?长的十分可爱!外科主任谢世盛抱着她,她登着一双不知所措的大眼睛,紧紧搂着谢主任的脖子。她太小了,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此时此刻她已经没有爸爸了,她的爸爸已经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很多人看到这一幕都难过得无法用言语表达。
       这孩子的大眼睛,至今还历历在目,我永远也忘不了!想想现在她也三十多岁了,估计也当母亲了吧?希望她和她的母亲过的幸福快乐!

零零:
       当场就牺牲了的周副主任,您一直对我特别好,您在天国还好吗?
       司机小毕,您牺牲后,您的儿子和我女儿同一天出生的,可您已经不知道了!您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大家都祝福他们母子平安幸福!您安息吧!
据说那天接班的是我们战友小金医生,她晚去了几分钟,结果走了孙医生。

汤司令:
       赞亚滨美女军医!孙维金医生爱人是政治部打字室的王姐,我们很熟。他俩结婚时间不长,丈夫就遭此横祸……

吴楚亮:
       亚滨才女,事发时我俩是妇儿科的同事。文章情切切,往事血淋淋!一晃三十多年了啊!“463”我一生难以忘怀的地方......

艾琳:
       给女英雄亚滨院长点赞!永远忘不了这个我工作了20年的463医院!亚滨好样的!牺牲的战友们安息吧!

董光华:
       “二王”的父亲是我们东机厂三中的老师,母亲是我校(东机二中)教师。“二王”作案后回家,又逃跑,父亲为此以包庇罪被判刑。
       亚滨的回忆真使人痛心!战友、同志无辜被杀害,而且亲眼目睹,刻骨铭心。虽已过30多年仍难以忘怀,这篇文章生动真实,扣人心弦,是对战友的怀念,对凶手的痛斥,我已转发到我们东机中学老师群,愿社会安定和谐,生活平安幸福!

崔新芳:
       惊心动魄!“二王”家的户主叫王家林。当时他看到儿子的衣兜里插着枪,已经知道事态严重!他和妻子都是东北机器制造厂中学的教师。作为人民教师,在亲人与大义尖锐矛盾的时候,应该做出怎样的抉择?然而这一对夫妻,不但令人失望,而且为虎作伥,公开地包庇犯罪儿子!
      王家在香港、美国有亲属,常有海外书信来往。他们准备南逃偷渡,所以急忙拉开抽屉,取出写有香港和美国通讯地址的信件,把它们视为护身符一样揣起来。
      王家林明白儿子的这一举动意味着什么,他不但不劝阻,反而拿出一块手表给了儿子,帮助两个儿子逃避法网。尤为甚者,当公安人员赶到王家时,王家林夫妇隐瞒了两个儿子犯罪后回家的事实,拖延时间,掩护儿子潜逃。在别人报告了事情经过之后,他们才不得不在第二天低头默认。
       “二王”与家人狼狈告别时,他们还自欺欺人地说:“我们出去半个月就回来。” 王家林妻子知道儿子们一去难返,便哭起来,说:“带点钱吧!” 
       “二王”老二的对象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气愤地说:“你们坑了我!” 随后“二王”匆匆离家,约十分钟后,有人看见他们向文官屯火车站方向奔去……

刘亚滨(文章作者):
      谢谢大家关注!因为是我的亲身经历,现在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当年发生凶案的门诊楼已经不复存在了,旧址上盖起了一座15层的新大楼,但是那些463医院的老人仍记得那年发生的事情,而我亲历现场参加抢救更是记忆尤深!
      在现场准备给周化民主任插管的是张雅金,后来是463医院的麻醉科主任。上楼要辅料的是小吕(吕红梅),当时她是值班护士,也在现场,因为被周主任临时派到礼堂找人,才免去一劫!
      当你手下按压过的心脏,安抚过的尸体,是你朝夕相处的战友和同事,你的心情能平静吗?但记得当时没有人号啕大哭、有的只是压抑着的抽泣……
      当年的陈明敏助理、鲍医生、佐良、亚妮、贺丹、老胡......,我们这些老战友们又在网上重逢,大家从不同角度还原历史,祭奠亲人!
      非常感谢有这么多朋友留言。没想到一篇讲诉亲历事件的小文,会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关注,而且又在网上见到了许多久未谋面的老战友。我们都是从不同角度见证这次事件的亲历者。刘亚滨在这里向你们问好了!
       34年过去了,历史不能被遗忘!那种惨烈、那种血腥如今都化作对犯罪分子的憎恨和对战友的怀念。让我们通过此文共同缅怀我们的战友,共同讨伐犯罪,共同珍惜现在的安宁与和谐!

收藏
点赞 (1)
阅读量 (216)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