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开会,宜人的风景并没有吸引住我,而让我焦急不安的是:想办法完成爷爷的遗愿啊!我不会忘记,躺在病榻上的爷爷,临终前拉着我的手,用微弱声音重复着一句话:“孩子呀,有机会去海南岛看看你叔叔安葬在什么地方……我就放心了。”当时,含着眼泪答应了他老人家的要求。
       叔叔是解放战争在辽沈战役从东北入伍的,又随解放军大部队南下,直至解放海南岛,可是到后来再也没有音信了。全国解放爷爷十分思念儿子,四处打听叔叔的下落,询问与他一起入伍的战友,追逐到原叔叔所在部队,没有消息……直到1958年才接到部队颁发了“烈士证书”,说是在解放海南岛战斗中牺牲的。爷爷想去海南岛看看,但身体不允许,一直没有实现这个愿望。因此,爷爷的嘱托,我一直记在心上。
       会议结束后,我心急如焚地来到当地民政部门,拿着证件找到负责烈士管理工作的同志,他热情地接待了我这个来自远方客人。经过认真仔细地查找解放海南岛烈士的名单后,非常失望的告诉我,这里没有记载你叔叔的名字。当时,我一听就蒙了,汗水立刻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心想这该怎么办呢?这位老同志戴着花镜看我不知所措的样子,耐心地告诉我:“解放海南岛的战役是非常激烈的,当时我们没有海军,是用木板船打跑国民党的军舰的,国民党数10多万军队,海、陆、空军全有。你说这战斗残酷不残酷?当时,我军伤亡很大,敌人一颗炮弹落下,十几个战士倒下,我军伤亡4500多人,有的牺牲战士至今不知叫什么名字家住何方呢?”我向他说明了来意,他表示完全理解烈士家属的心情,告诉我不要着急,建议到白沙门岛烈士墓看看,我明白了他的意图。
       白沙门岛位于海南岛的心脏——海口市的东北郊,距市区约5里。听当地老人说,1950年,解放海南岛前,白沙门岛北面是大海,东面是南渡江的出海口河网地带,南面隔着一道不到百米的海汊子里淤着又黑又臭的稀泥,西面是敌舰队停泊的秀英港。岛上无居民,到处是茫茫的白沙,边沿生着一些带刺、爬蔓的老鼠草。北边的沙滩上摆着一些被潮水冲上来的锥子形贝壳和铁树枝、碎珊瑚。从军事上来讲,这是一块绝地,在此登陆进退都十分困难。敌人把这里作为监视海面的前哨阵地。
      现在,眼前白沙门岛是一片退潮后与陆地相连的沙洲,面积不到一平方公里,已与海口市连成一片,成为旅游休闲的海滨浴场。碧海蓝天,椰树沙滩。如今的游人很难想到脚下的这片沙洲上曾爆发过一场悲壮的战斗,鲜血曾把海水染红……
       我怀着敬仰的心情,驻足在烈士墓前。
       解放后,人们在海口市绿荫葱茏的金牛岭为白沙门牺牲的烈士修建了一座烈士墓,墓碑正面镌刻着朱德元帅1957年视察海南时的题辞:渡海英雄永垂不朽!
       我看到,墓碑背面刻有“悼白沙门上的烈士”碑文:
       这里发生过一场激战,这里牺牲过百余名英雄。
       1950年3月31日,我军进攻海南岛的某部一支队三营八、九两个连队跟敌舰作战之后,登上了这个小岛。
       从第二天清晨起,敌人先后以3个团的兵力,10艘兵舰,并有飞机配合向这里猛烈攻击。勇士们在这样极端不利的情况下,始终保持着高昂的士气,予进攻的敌人以严重打击。敌人一共发动了30次以上的攻击,但是每一次都被勇士们狠狠地打了回去。激战中没有饭吃和水喝,指战员们就嚼着生米和野菜充饥解渴。伤亡时刻增加,但每个人都把生死置之度外,前面的人倒下,后面的人就爬上去打。轻伤的一样参加战斗到底,重伤的也不离开阵地。只要有一口气,就跟敌人战斗到底,连长田长寿3次负伤,仍旧坚持不下火线,不能走就爬着指挥。
       一夜过去,4月2日又激战了一整天。深夜,这里的枪声沉寂了,敌人付出了近千伤亡的代价才冲上了这个岛。可是更激烈的战斗发生了,那些负了重伤的同志,用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了。
                  ......
       我目不转睛地在注视,心中一个字一个字地默默读着,泪水情不自禁地留了下来。
       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个先烈的形象,白沙门岛烈士的壮举惊天动地,气贯长虹,他们表现出中国共产党人坚贞不屈的崇高革命气节,和人民战士顶天立地的高尚情操。他们的名字千古流芳,为后人所景仰啊!
      心想:叔叔和无数个革命先烈们一样,前赴后继,为建立新中国—解放海南岛而光荣牺牲了,党和人民并没有忘记他们,这里就是安葬的地方啊……我含着眼泪跪在墓前,郑重地磕了三个头,泪水浸透了前襟。爷爷您在天之灵如能看到的话,你就放心吧!我在站在墓前凝视了很久很久才离开……
      飞机起飞了,我坐在机舱里。心潮起伏,想起吊白沙门岛殉难烈士歌:“椰风舞袖拭丽日,胶雨滴泪洗长空;忽闻琼崖花似锦,回看天涯旗正红!”八一军旗迎风飘扬啊,十分缅怀那些为解放全中国而英勇牺牲在海南岛的烈士们,望着那天空中飘着的白云,仿佛看到一朵朵白花,又撒下了这片含有烈士鲜血的热土……


收藏
点赞 (2)
阅读量 (302)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