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被暴徒劫持的中国民航296号客机

                              作者 郑小林 

 来自四合院网公众号原文之四十六 2017-08-08

       1983年5月5日,卓长仁与五名同伙在万里高空,用手枪对准了中国民航296号客机机长王仪轩。此时飞机上已有两名机组人员被暴徒击伤。在胁迫之下,这架原本应从沈阳飞往上海的航班迫降于韩国春川机场,举国震动,成为中国劫机“第一案”。
       我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期间,曾受领导指派,对这一案件进行全面梳理。于是,我有机会调阅了本案全部卷宗,走访了办案人员,审判法官和部分当事人。无独有偶,我的老父亲当时也被省委派到该案专案组工作,也让我了解到更多案件细节。
      虽然时隔30多年,卓长仁等罪犯在驾驶仓内开枪劫机的惊心一幕,还会时常浮现在我眼前。

                                                  ( 一 )  

       当时,这架民航B-296号三叉载客机,由机长、副机长、领航员、机械员、报务员,以及三名乘务员共9人,执行从沈阳到上海的CA5501航班任务。机上旅客96人,含3名日本旅客。
       在飞机爬高的过程中,领航员王培富去中部服务舱取餐盒。当他走到前客舱,发现第6排座位上的几个人互相打着手势,感觉行为可疑。他悄悄告诉乘务员程梅:“前服务舱不要离人,注意那几个家伙,有情况及时报告”。
       王培富回到驾驶舱后,对机长王仪轩和机组其他人员说:“前舱有几个家伙行为异常。”这让大家在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准备。
       半小时后,飞机越过大连上空,正沿着规定航线平稳飞行。突然,坐在前舱6排的暴徒卓长仁、姜洪军跳起来,拔出手枪冲向驾驶舱,一边砸门,一边高喊“开门”。这时,驾驶舱内的警报灯亮了,警铃也响起来。
       机长王仪轩立即紧急释压,命令下降高度,向地面报告敌情。报务员王永昌一边从驾驶舱门上的观察孔往外观察,一边向地面报告:“有暴徒劫机!”
       卓长仁、姜洪军见驾驶舱内无人开门,便“叭叭”地开枪射击门锁,一连几枪,舱门被打得木屑横飞,驾驶舱内火药味弥漫。
       另外两名暴徒,安伟建、王彦大继而也从前舱6排座位上窜出来,上前帮助踹门。只听“啪”的一声,驾驶舱门被踹开了,4名暴徒一拥而入,闯进驾驶舱。

                                                 ( 二)   

       暴徒们闯进驾驶舱后,安伟建首先开枪,打伤领航员王培富。随即,戴茶色眼镜的卓长仁开枪打伤了报务员王永昌。
       安伟建、卓长仁分别持枪顶住机长王仪轩、副机长和长林的头部,叫喊:“不准乱动!”姜洪军、王彦大则持枪威逼机械员林国荣和领航员冯广武:“出去!出去!”
       “我有工作,不能离开!”林国荣据理力争。姜洪军和王彦大面露狰狞,正要对他下毒手时,王机长说:“你们先出去抢救伤员吧。”林国荣便从地下搀扶起王培富,冯广武搀扶起王永昌,离开驾驶舱,来到前客舱6排的座位上。机上旅客、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的张蘭昌、张文范两位副教授,挺身而出,急忙上前包扎止血,进行紧急处置。
        这时驾驶舱内,只剩下机长、副机长及武装暴徒们。安伟建仍用手枪顶着机长头部。卓长仁一边用手枪对准副机长的后脑,一边狂叫着:“下降高度,向东飞,航向140º。飞南朝鲜,飞汉城。”
        他见机长不动,便从后面猛力扳动驾驶杆。飞机陡然产生80º大幅倾斜,并超速下降,高度由8千米急降至1千米,飞机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况。危急时刻,机长和副机长合力操纵驾驶杆,拼命将飞机在距海面5百米处拉了起来。
       这时的飞机位置,在渤海湾上空,如果按照140º航向飞行,可直达汉城,且距离较近。机长为迷惑暴徒,选择航向14º飞行,为大连方向。卓长仁手指着仪表说:“不对!往东飞。不听话我就毙了你!”
       机长于是改飞航向70º,想在丹东落地。“他妈的,想骗我们!”卓长仁发现还不对,便破口大骂。“我们带着烈性炸药,只要不落在南朝鲜,就机毁人亡,同归于尽!”
       王机长再次改飞航向90º。飞至平壤上空时,他说:“到地方了,落地吧?”“不准降落!赶快提起来。不然炸了你们!”卓长仁发觉不对后,大发淫威,恫吓着。他又叫王彦大从客舱里拿来染着领航员和报务员鲜血的座椅头巾,扔到驾驶台上:“看到没有?不老实就立刻毙了你们!”
       王机长多次改变航向,想要飞回祖国或飞到朝鲜,但均未成功。又过去一个多小时,航油将要耗尽时,发现了一个机场。
       为保证旅客安全,王机长提出尽早落地。卓长仁却喊叫:“不准下降高度,盘旋一周看看。”安伟建和姜洪军对话:“怎么没有南朝鲜的战斗机起飞?”
       卓长仁一面不停地大喊:“不准落地,向南飞。”一面强行搬动驾驶杆。飞机继续向南飞行片刻,始见有四、五架战斗机围着客机盘旋。
        下午1点13分,飞机降落在一个叫春川的地方,这时才知道是美军的军用机场。

                                             (三) 
  
       王机长关闭了发动机,要站起来。“不许你们动,由我们来联系!”卓长仁始终用手枪顶着副机长的脑后,告诉姜洪军:“开门问一问下面的人,是不是南朝鲜?是不是汉城?如果不是,我立刻开枪。”
       姜洪军打开舱门,向地面喊话:“是南朝鲜?北朝鲜?”下面的人回答,“是韩国。”“韩国是哪儿?”姜洪军不知道。“韩国就是南朝鲜。”卓长仁在驾驶舱里告诉站在飞机舱口的另三个暴徒。
       “不行,把飞机飞到汉城。”卓长仁虽然确信是降落在南朝鲜境内,但仍不满足。“不能起飞了!飞机冲出跑道,起落架、轮子、发动机都坏了。”王机长与和副机长一起向他们申明。卓长仁无奈,只得向下面的南朝鲜人大声喊话:“快找台湾大使馆,让他们来人!”
        飞机落地约十几分钟,机场来人。卓长仁一伙暴徒仅同意将重伤的领航员和报务员抬下飞机,去南朝鲜美军医院抢救,其他机组人员及全部旅客不准动。直到8个多小时后,他们同地面的美军和南朝鲜人员谈妥,才允许大家下了飞机。

                                              (四)  
 
       经过紧张的外交斡旋,我机组人员和国内旅客5天后回到了祖国怀抱。卓长仁等6名暴徒后来被台湾当局作为“反共义士”接走,成了罪大恶极的劫机犯和臭名昭彰的叛逃者。
       半个月后,被暴徒武装劫持的B-296号客机也飞回沈阳东塔机场。经我公安侦技人员勘察,卓长仁等6名暴徒使用的是我国制造的“五一”式手枪和7.62毫米子弹。他们在飞机上一共射出了8枚子弹,其中有两发子弹击中机组人员,两发子弹穿入设备舱。
        恶有恶报。随着海峡两岸关系不断改善,被作为政治“玩偶”的卓长仁一伙,几年后被台湾当局抛弃。这让他们的暴徒本性再次发作,这回终于走上了断头台。
        1992年12月28日,台湾桃园法院宣判:在押被告人卓长仁、姜洪军、施小宁3人,“共同意图勒赎而掳人,故意杀害被害人,均判处死刑,剥夺公权终身。”这就是以武装暴力劫机为罪恶发端的卓长仁一伙的可耻下场!


       作者简介:郑小林,男,1949年出生。原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高级法官(三级),中国法学会会员,现退休。

收藏
点赞 (1)
阅读量 (163)
返回

评论

评论人: 戈卫(火娃)

评论时间: 2019-07-27
296号客机当时有两个机组倒班,其中一个机组的机长是我厂高压车间主任的亲戚。记得这驾飞机被劫持的前一个星期我陪厂长外出去开会,就座的是这架飞机。起飞前机长还特意过来看望了厂长。事发后,我非常震惊,急忙给那位车间主任打了电话。他说:“我那个亲戚这个机组当天正好人休班,躲过一劫。”

评论人: 戈卫(火娃)

评论时间: 2019-07-26
这种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骨子里就极端自私自利、唯利是图的人,所以他们劫机到台湾也改不了犯罪恶徒的本性。最后在台湾再次犯罪被判处死刑也是必然的。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