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那条小溪

                                             作者常德新

来自四合院网公众号原文之四十四  2017-08-03

       我心中儿时家乡的小溪
       老家在辽南山区,那是我儿时生活过的地方。离开老家五十多年了,老家始终是我魂牵梦绕的心灵家园。孤独时,苦闷时,黎明黄昏,夜深人静或是睡梦中,我的心时常会飞回到那偏僻的小山村,融化在山村绿油油的田野里,盘旋在晚霞映照缕缕炊烟的村子上空,栖息在缓缓从村庄中间流过的小溪边。
       那条小溪是我儿时的乐园,是我走出山村后的牵挂,是心中永远散不去的五彩梦。从山崖的缝隙中一点一点地流出,从沟沟坎坎植被里象汗水似的一滴一滴地沁出,一点一滴汇成小溪,穿过乱石草莽流进了村子。
      小溪清澈见底,流动的溪水在阳光的映照下闪亮,水下的卵石好象似有了生命,随着溪水流动跳跃着。夏天溪水涨了,大姑娘小媳妇在溪边洗衣服,嬉笑打闹的声音,顺着小溪漂向远方;孩童光着屁股在溪水中洗澡;溪水转弯处水深,大孩子或是用蒿草编的“鱼误子”或是用手摸,抓到的鱼用柳条穿起一串,有“白漂子”、“泥鳅”、“沙葫芦”和色彩斑斓的“麻口”;夜幕降临了,大人们脱光了衣服在溪水中洗去一身的污浊,顺便把白天干活用的铁锹、镐头等工具洗得干干净净;夜深了,寂静的山村里只听溪水不停地欢唱着,陪伴着人们进入梦乡。
       小溪把村子分成了前街后街,象人贯穿全身的主动脉,使人有了活力,象是神经的主干,把全村的人联系在了一起;溪水是村庄的血液,是乳汁,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山里人。
       离乡五十多年里,由于是举家迁出,回去的次数愈来愈少。每次回乡我都要到小溪边贮立很长时间,与小溪对话,向小溪倾诉,那是与故乡的亲近是依偎在生我养我的母亲怀抱里。
       前些天,我回乡看望年迈的舅舅。又是几年未回乡了,家乡的变化真大。二百多户人家的村子有六个小商店,有二家承办酒席的专业户,有三十来辆小汽车,可见老家人消费能力的一斑。我与舅舅谈起了那条小溪,急不可耐地向舅舅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小溪夏天还能洗衣洗澡吗?”“溪水中的小鱼是多了还是少了?”“冬天冰面上还能滑冰车吗?”舅舅沉默一会儿说,今年夏天去河里洗被单,洗出来是腥的。他说,村里人富了,多数人家不养猪呀鸡鹅呀的了,种地用化肥也没人攒粪了。吃剩的饭菜,做饭时留下来的鸡毛蒜皮下角料,塑料袋子包装盒等生活垃圾都倒河里了,甚至粪便也直接倒河里,去年上游又新建了个养鸡场你想会怎样?
       我顶着寒风来到溪边,几位村民正在溪边伐树。一抱多粗的树干横卧冰面上,伐树的是我远房舅舅。打过招呼,得知树以350元一吨的价钱卖到了镇上。我沿着小溪走着,堤边满是垃圾,有的已堆到河道里,虽然天寒地冻,闻不到太多的异味,但夏天的情形已可想而知了。
       告别家乡返城,我的心情沉重起来。家乡的小溪,我心中的河毁了,她带给我的那些美好记忆,象打碎了玛瑙杯子,杯子里的琼浆玉液飞散了,不可收拾了。我想,是不是人总是这样,在建立起新的美好的时候,必须打碎昔日的美好呢?

      作者简介:常德新,男,1949年出生。沈阳二中老三届毕业生,下过乡,当过兵,作过公务员,现退休。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197)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