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近照

作者 姜基安(已故)

来自四合院网公众号原文之四十 2017-09-06


         1972年12月10日,毛主席发出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最高指示,从那时起,全国兴起了“深挖洞”运动,一直持续到粉碎“四人帮”。经历过那个时代的老老少少都记得,当年从城市到乡镇,从沿海到内地,全民都投入到挖建人防工程的热潮中。
        当时,我在沈阳市五十中学当教师。学校正在“复课闹革命”,由工宣队管理。第二年5月,教育局一声号令,区内中学都开始搞战备施工,为的是落实毛主席的号召,“备战备荒为人民。”
        学校开过隆重的“誓师大会”后立即行动,在大操场上破土动工,开始和“帝修反”抢时间。写着毛主席语录的巨大标语牌,格外显眼。
       学生听说搞战备施工,也都非常高兴,再也不用憋在教室里难受了,战备工地成了大课堂。学生们从自已家里带铁锹、铁镐、运沙土的脸盆、土篮子,一场挖防空洞的“人民战争”打响了。操场上人头攒动,人来人往,热火朝天,真正的“人海战术”,那场面让人联想起“大跃进”时大炼钢铁。
       第一天首战告捷。操场的另一侧,各班运送的土方堆得整整齐齐,早有人在丈量土方,验收数据,进行评比,激发更大的干劲。接下来的几天,除了用盆端,用土篮子挑,学校发下来不少草袋子,用草袋子背。背土比端土能省不少劲儿。还有学生借来了手推车,运土的速度更快了。各班的土方量不断飙升,战备壕初具规模。
         天气越来越热,头顶着火辣辣的太阳,背上的草袋子压得直不起腰,卸掉土,后背汗水淋漓,头发像刚从水盆里蘸过一样。那一届学生虽然长得都很健壮,毕竟都还没有成年,靠政治说教来只能激发一时的热情,时间一长就不管用了。学生中出现了“厌战情绪”,出勤率也开始下降。
        为调动学生劳动情绪,校方想出了许多办法,比如,组织轮班,设定每日完成的土方指标,干完就休息。有的工宣队师傅也来工地,和学生一道背沙子,鼓舞士气。学校又出面借来了传送机械,加快了挖掘土方进度。
       站在壕沿往下看,沟底的同学都变成了小矮人,看他们走来走去的样子都眼晕。负责施工的老师估摸了一下,说它的深度差不多有七层楼房那么高。
       接下来需要施工的是,沟底铺碎石,打水泥地面,灌注混凝土墙壁,上面再架起斗拱做屋顶。最后,隔成一间间的教室。然后还要接电线,接自来水,做出口、通风口,工程复杂而漫长。
       就在工程越来越紧张的时候,雨季到了。防空洞的坑壁沙土层,动不动就有小面积塌方,幸好学生们动作灵活才没有被沙子埋上。
       26中学就出了死人的事故。在运土方时,学生没拽住的手推车从壕顶滚下,把一名年轻老师给砸死了。教育局又下发了施工安全通告,学校领导也赶忙调整了施工方案,把大兵团作战“化整为零”,每天只安排一、二个班级出勤,确保施工安全。因为,战备工程是政治任务,一时半刻都不能停。贻误了“消灭帝修反”的战机谁能负责?谁敢负责?
       总算是把土方工程干完了,下一步要绑钢筋,进行混凝土浇筑。这可是百年大计的工程,含糊不得。沙子可以就地取材,运来的水泥标号都是最好的,各种型号的钢筋也都是崭新的。
        参加施工的学生自备手锤,把大石块砸成碎石,铺满沟底,用水泥做好地面。绑钢筋是技术活,经过培训的学生先把滚笼做好,用合式板支出墙面空间,再浇筑混凝土砂浆。
       只听见工地上马达轰鸣,几个振捣器哒哒哒分秒不停地响。浇灌的混凝土需要定型,还需要养生。由于有技术含量,参与施工的学生都是经过选拔的,因此都有荣誉感,干劲十足,工程的进度很快。
       学校搞战备施工,老师和学生们都是第一次面对,啥啥都不懂,只有在干中摸索经验。“学无止境”在工地上得到了很好的验证。也是赶上那个年代,学生上学无所事事,搞战备施工填补了他们蹉跎岁月的空白。校园里的防空洞,这一特殊年代的建筑,凝聚着那一代多少中学师生们的血汗。
       施工到最后阶段是连接墙面,起拱封顶。同样是钢筋混凝土浇筑,一个拱一个拱地连起来,再涂上油漆以防地面的雨水渗漏。主体工程大约进行了两年,1976年夏,全区各学校陆续完工。裸露在校园的大坑,又经过了几年的努力回填,总算填平了,恢复了操场的原貌。
       拨乱反正之后,工宣队撤离,学校恢复了教书育人的正常秩序。校园也在不断美化,操场地面用带色彩的塑胶全覆盖,既漂亮又卫生,经久耐用。只有掩盖在塑胶操场下面的那些防空洞,逐渐被人们遗忘了。我们50中学的防空洞完工后,没有进行下一步装修,里面满是脏水,出口被垃圾堵死了。这个工程基本是荒废了。
       这些防空洞由于并没有赶上战争的验证,不知道是否具备使用价值?先前一些年,听说有些学校的防空洞开发利用起来了,有的做了地下仓库,有的作了校办工厂的车间,有的利用防空洞种植蘑菇。
       这些人防工程绝大部分从未经过使用就废弃了。人们也早把它们遗忘了。当时,一个学校的战备工程的耗资,远远超过盖一栋高楼,而且全凭学生们稚嫩的肩膀和双手硬生生地干出来,这不能不说是毛泽东时代创造的“奇迹”。

       作者简介:姜基安(已故),男,中学高级教师。当过知青,干过会计,抽调回城后在一所中学教了一辈子语文。退休后,又干了8年编辑,喜爱短篇小说创作,至今笔耕不辍。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102)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