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近照

                          作者 许建国

来自四合院网公众号原文之三十九  2017-09-01

编者的话:
作者凭着一股挡不住的聪明和勤奋,闯入了令人瞩目的重点学府。几年后,他又登上了科学的最高殿堂。十年前,他作为一家优秀上市公司的主要创始人之一,走进了中国的资本市场。在他成功的道路旁,点缀着几朵艳丽的奇葩,那就是他的几次邂逅,永远在心底微漾着涟漪的美好邂逅。


 01   
          美好,不一定惊艳,有点不经意,不经意间又有些让你的心微微一颤,微微一动。
         在今后的很多日子,或许是某一个场合,或许是某一种瞬间,你会突然间想起她。
         想着想着,你会不自觉地露出笑脸,这笑是走心的,从心底发生,不经大脑,直接在脸上绽放。
想着这些往事,美好而久远。反复咀嚼着,芳馨油然而生,弥漫心间…

 02  
         春分时光,风和日丽。徒步于颐和园的西堤,不知不觉途经星明楼,也就是西堤正中央所谓的水天一色。
        人头攒动,伫足一瞧,一个美丽时尚的姑娘,身着飘纱红长裙,高挑的身姿加上不吝啬的高跟鞋依托,突显亭亭玉立、楚楚动人。
        我摸摸口袋里的手机,想拍照,顿了顿,还是没有掏出来。
        我突然笑了,不是为这位楚楚动人的姑娘,也不是为眼前那些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们。
        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美感从心底油然而生。更确切地说,眼前这一幕不过是转瞬即逝的美,而我那如此任性而灿烂的笑容,却是一种经久不息的美好!

        颐和园的山桃花

       继续沿着西堤南行,两旁的山桃花盛开怒放,阵阵轻风飘去,雁子、云雀掠过。颐和园的西堤起起伏伏,徐徐南行,是镜桥,思绪继续着,美好也跳跃着...

 03 
       读大学时,每次假期乘45次列车回家,都有一番惊心动魄的经历,好在总有两位老乡同学结伴而行,路上相互关照,虽然坎坎坷坷,总能平安到达。
上大三那年的暑假,有点不一样。这次回家的火车上,没有同行的伙伴,只我孑然一身。
        那个时候,“大学生”是特殊的优越群体,本身就是名片,特别美好的名片,所到之处总能引来一片赞羡的目光。
       我总是故作低调,把白底红字郭老笔迹的"中国科技大学"校徽放在兜里,也难怪没人理睬,只好从蚌埠一直站到鹰潭。
       鹰潭是个大中转站,去广东广西湖南江西的旅客纷纷下车,车上只剩下地道的福建人了。
       车厢里一下子宽松起来,我在车厢中部找到一个靠窗的座位,一屁股坐下来,抬头一望,楞住了:仙女下凡!
       绝对是传统美女西施般的美丽和典雅,没有任何粉饰的圆脸,清彻透亮水汪汪会说话的大眼晴,高高的鼻梁,樱桃小嘴。
       我这一抬头,竟然惊动她放下手中捧着的一本书,冲我微微一笑,哇噻!露出了两个迷人的小酒窝。
       我浑身的积极细胞倾刻间被调动起来,第一次在脑海里闪过邂逅的含义。
没有矜持和羞涩,随后是那么多共同语言:小时候的劳动记忆,中学的日日夜夜,大学的生活点滴。
       她剥了一个桔子,递给我。我削了一个苹果,递给了她。
       我告诉她,我姓许;她告诉我,她姓姚。我告诉她,我家在石狮;她告诉我,她家在南平。我知道她在上海念书,她知道我在合肥上学。
       我没有电话,她也没有电话。我有地址,忘了告诉她。她有地址,肯定也忘了告诉我。我们有些失忆,我们都忘乎所以了!
       不知不觉南平车站到了,我帮她把行李从行李架上取下来,送她下车。下车的人依旧很多,我们被前呼后拥着,我们连手都没来得及握一下。
       还好,她回头使劲地朝我挥挥手。
        在那以后,我再也不和同学一块结伴回家了。在那以后,很多很多的日子,我写了信,却一直没有地址。
        慢慢地,这一段邂逅成就了我心底永远的美好!

 04  
       作者在中科院计算所期间出国参加国际会议
       中科院的岁月,曾经是我最为学术的岁月,曾经是我激情燃烧的岁月。因为青春,因为开放,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
       我怀揣文章和研究成果,踏上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度去参加国际会议。
       六天六夜穿过神秘的西伯利亚,我们到达了莫斯科。然后又马不停蹄,三天三夜颠簸于茫茫的沙漠中,最后发现了一片绿洲,那就是我们的目的地:阿拉木图。
       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我们参观完科学馆,用完晚餐,时间还富裕,于是在附近一家酒吧停了下来。我记得同行的还有同事潘勤,我们俩神使鬼差地进了酒吧。
      一进门,我们被招呼坐了下来。招呼我们的是几个年轻人,哈萨克族的年轻人,其中,有一个哈萨克姑娘。
      我记得只是一开始和那几位年轻人握握手,再后来的记忆中只有那位哈萨克姑娘了。
      美丽的哈萨克姑娘,乌黑的秀发,白晳的皮肤,迷人的眼睛,性感的嘴唇,笑容可掬地坐在我对面。
      我不知道,我们应该用什么作为共同语言。我不懂俄语和哈萨克语,她不懂英语和汉语。还好,很快地我们就有了共同语言:伏特加!
      她说她的哈萨克语,我说我的所谓的英语,可以肯定我俩谁也不明白对方在表达什么,却都在不停地说,一种再强烈不过的沟通和交流的意愿。
      就这样,我们不停地说着,不停地喝着,不停地笑着。不知说了什么?不知喝了多少?不知笑过多少次?更不知那一夜是什么时候道别的,又是怎么回到住地的。
       我似乎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酒量,第一次感觉到酒的魅力,酒能带来美好。
       只是依稀记得,道别的时候,我们拥抱了一下,这既是礼貌性的拥抱,更是一种美好的拥抱!
        后来几天,我都会特地到酒吧附近转悠,特地坐同样的公共汽车,希望能碰到她,非常非常地希望能再碰到她!
 05  
       意大利南部城市那不勒斯,很多人说她不是个十分安全的城市。但她却依旧是个充满活力、充满浪漫和美好的地方。
       我们准备坐船从那不勒斯到苏莲托。我登上轮船,举目眺望:右边沿岸蜿蜒曲折,不计其数的海湾,白色的地中海式建筑依山而建,很多都建在俯瞰地中海的悬崖上。
       春天怒放的鲜花姹紫嫣红,阳光下的地中海蓝得让人心醉,而五颜六色的小船静静地点缀其中,不时有豪华游艇在平静的海面翻腾出白色的浪花,游艇上坐着许多俊男俏女。
       登上轮船的二层,不经意间,我回头,正迎上一个十分俊俏的小姑娘冲我笑,笑得这般甜美。
       小姑娘冲我招招手,然后示意我坐到她们中间。我不加思索,三歩并着两歩,非常乐意地融入其中。
        朗朗的笑声弥漫整个地中海的上空。法语除了问候,我一句不懂。我试着英语交谈,可小姑娘似乎也一句不懂。
       她们的笑声融化了我。我们成了同龄人,除了照相,除了简单的比划,就是经久不息的笑。
       时间在笑声中残酷地流逝,道别是依依不舍的。
       我们互相握了握手,她们先下船了。小姑娘举起了手,我也举起了手,我们挥了挥手,又挥了挥手。就这样,法国小姑娘走了!
       法国小姑娘用法语留下了她的邮箱,我试着把我们的合影,做成了邮件,塞到她的邮箱里,希望她的地址正确,希望她能看到我们的合影。当然,更希望我的邮箱能有她的回复。
        青春是多么多么的任性!青春是多么多么的美好!象梦一样自由……


        作者简介:许建国,男,高工,1963年出生。本科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所,曾在中国科学院工作。上市公司“北纬科技”的主要创始人之一。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98)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