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姨喜欢种地,退休后就回了老家。她在离家不远的江边开垦了一片荒地,起早贪黑,像伺候儿孙一样精心。

      全是绿色食品,吃不了就拿到市场上去卖,赚些外快,很是惬意。

     大家看到她这样,都纷纷效仿。张婶、王伯、李二叔都来了,很快那片地都围上了,大家有说有笑,一片田园牧歌的景象。

     可是一天早上,王伯突然发起火来:他破口大骂:哪个损贼把我的生菜给偷了,我辛辛苦苦除草、浇水、抓住他非剁了他的手。

     大家围上去,果然被割走一大片。

     又过了几天,张婶又喊起来,我的茄子被贼摘了,她的骂声更是一声高过一声。

     我的冬瓜也被贼扛走了,李二叔是个当老师出身的,不会骂人,只能 气的直跺脚,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连连丢菜,只有四姨的园子安然无恙 ,她突然不自然起来,她觉得大家都不爱理她了,看她的眼光怪怪的,好像她是贼的同谋。

     她真希望自己也丢点什么。

     这时,四姨的闺女来电话,说自己出差几天,让她去帮助照看一下孩子,四姨高兴地去了。

     回来后,四姨也像那几个人一样吵吵起来,而且声音比谁都高:我刚走三天地瓜就丢了两垄,不劳而获的损贼们......

     这时,她看到大家都停下手中的活在看她,她感觉他们的眼神温柔了,也变得正常了,她一下子释然了。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106)
返回

评论

评论人: 戈卫(火娃)

评论时间: 2019-07-14
小说客观的反应了,当今社会人们的一种心态。问好!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