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近照)

                        作者 刘亚滨 

 来自四合院网公众号原文之三十八  2017-07-19


        东北“二王”是八十年代家喻户晓的杀人魔头。那年,他们兄弟两人犯下的特大杀人案,震惊全国,至今仍是留在那代人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
        “二王”从1983年2月12日在沈阳犯下了第一起命案,到9月18日被警方双双击毙,历时七个月。他们从沈阳逃离后,曾流窜到鄂、湘、赣、皖、豫五省继续疯狂作案,五次逃脱警察的围捕,打死,打伤解放军、公安干警和无辜百姓共18人(9死,9伤),犯下了滔天大罪。
       “二王”案发的第一现场,就在我工作的沈阳空军463医院。当时我正在枪击现场的二楼值班。随后,我又参加了现场的抢救工作,亲历了那场惨不忍睹的凶杀案。

                                                 (一)

      1983年2月12日是大年三十,沈阳城里的节日气氛越来越浓,远处不断传来燃放鞭炮的响声。中午,全院例行在俱乐部开年终大会,会后放映电影。
      我值班的科室在门诊部二楼,由于大部分住院患者都出院回家过年,不值班的同志全去看电影,所以病房显得十分清静。当时我正在医生值班室里午休,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几声“咕咚咕咚”的巨响,那声音闷闷的,好象楼下有氧气瓶倒了,又在地上滚动似的。随后“杀人了!杀人了!”楼下传来一阵阵惨烈的呼喊!
我吃了一惊,疾步起身冲上二楼露台,俯身向楼下张望。这时,有人冲我大声喊:“快回去,有人开枪杀人了!”紧接着一阵“咚咚咚”,慌乱的砸门声传来(我们科走廊的门,平时是上锁的),原来是楼下门诊部一个护士神色慌张地跑上来,喘着粗气对我说:“快!快!楼下好几个人中枪了,抢救的敷料不够,快把你们科的敷料给我”。我来不及多想,抱起敷料罐,就跟她一同冲下楼去。
       来到一楼门诊部,眼前的一幕立刻把我惊傻了。住院处办公室里一片狼藉,几名中弹的同志倒在血泊之中,鲜血正从他们的身上往外涌。我还没来得及辨认都是谁,就发现浑身是血的院政治部周化民副主任,躺在地上,已经失去了知觉。根本来不及查看伤口,我立即跪在地上给他做心外按压。
       这时,闻讯从俱乐部赶来许多医生和护士,大家分别投入了紧张的抢救中。比我晚到两分钟的麻醉科张医生,要给周主任插管,却发现他的心跳和呼吸已经停止了。他冲我喊了一声:“别压了!”这时我抬起头,才看到子弹正从他的眉心穿过,头盖骨震裂,几乎是一枪毙命。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与此同时,赶来的医生护士也都在对倒地的其他伤者进行着紧急抢救,嘈乱声中伴随着压抑的哭泣。但是,由于凶残的罪犯,用手枪击中了四位同志的要害,没能抢救过来。另外还有三位同志,身负重伤。
        牺牲的四位同志中,就有我的一位同学,心胸外科医生孙维金。中午吃饭遇见时,他还对我说:“今天是我最后一个急诊班,过完年我就回病房了。”没想到他的生命却永远定格在急诊室的办公桌前。
       案发时他就在隔壁的急诊室,听到住院处枪响,第一反应就是操起桌上的电话报警,万没料到歹徒在隔壁开完枪后迅速来到他的诊室门前,一枪直中要害。孙医生死的时候手里还紧紧地握着电话听筒,迸溅的鲜血染红了桌上的病历纸。
       在我们赶到之前,凶犯已经逃窜。当时现场的目击者,给养助理员吴永春,是最幸运的一个。子弹从他的左颈部射入,从右颈部穿出,虽然满头满脸都是血,竟没有击中大血管和气管,侥幸活了下来。就是他一边接受抢救,一边断断续续向我们讲述了案发经过。

                                                  (二)

       原来,吴助理没去看电影。他发现两个穿着空军军装的陌生人,从小卖部走出来,觉得行迹可疑,就向恰好路过的周主任报告。周主任马上警觉起来,说:“把他们带到门诊部问一问。”
       周主任和吴助理把两人带到一楼门诊部询问,知道他们是王宗方、王宗玮兄弟俩,分别在某军工厂和某地方卫生院上班。这时司机毕继兵、助理员户文成、教导员刘福山,也陆续赶来。刘教导员将他们的拎包打开,发现里面是从小卖部偷盗的三条凤凰牌香烟、一千多元现金、三十包味素,还有一把钳子和一把改锥。
        当吴助理和小毕要去搜身时,王宗玮(据说他在部队服役时是校枪员)突然掏出“五四”手枪,先将没有任何防备的周主任、卢助理击倒。这时刘教导员抄起旁边的滴流架向歹徒砸去,可是抵不过子弹的速度,他和滴流架一起跌落在地上。在一旁始终抓住王宗方不放的吴助理和小毕,也在与凶犯搏斗时,被一一击中。
       随后,他俩又将在隔壁打电话报警的孙医生击倒,逃离了现场。据说“二王”是翻越围墙,骑着事前停靠在墙边的自行车逃离作案现场的(这些都是事后,现场附近群众反映的)。在逃离中,又将赶来的我院工人李作舟击倒。
       “二王”作案时,一共射发了13枚子弹。周化民、刘福山、孙维金、毕继兵四位同志都被击中要害,心脏停止了跳动。吴永春、卢文成、李作舟三位同志身受重伤,经抢救活了下来,成为这次凶杀案现场的目击者。这是我们医院建院以来遭受的最大伤亡,而且是在和平时期。

                                                      (三)

         “二王”案发后,立刻震惊全国。公安部组织的全国通缉和追剿工作随之展开。据说,他们在案发的当天就逃离了沈阳,根据他们的逃窜方向,公安机关在我国的南方五省,部署了大规模的调查,追踪和几万人的围剿。终于,1983年9月18日,将“二王”击毙在江西广昌县的山林中。
       轰动全国的“二王”案件,在相当一段时间里,给人们的心里带来许多阴影。一些去南方出差的同志反映,他们在外地时,人们听到东北口音,眼神中都会飘出一丝不安和疑虑。那里的群众,听到讲东北话的男人,都会变得小心翼翼。
        虽然“二王”案件已经过去了30多年,可每当想起发生在我曾工作的463医院的情景时,心情总是很难平静。
       周化民主任的小女儿当年还在幼儿园,在失去父爱的环境中长大。后来她当了兵,并分在我们科室工作。在“非典”期间,她主动请缨去小汤山抗击“非典”,并立了功,再后来成了我们科的护士长。
       我还会想起我的老同学孙维金,那个年轻英俊的心胸外科医生。他那么聪明,前程似锦,如果没有这场凶杀,他现在说不定已经是心胸外科的大咖了。
还有英勇正直的刘教导员、血气方刚的战士小毕.......。
       每每想到这些,我仍旧会一阵阵的心痛!我们在痛恨犯罪分子的同时,永远不会忘记那些牺牲的战友!也让我们更加敬仰用生命保卫人民生命财产的解放军、武警官兵和人民警察!让我们更加向往安定和谐,没有犯罪、没有杀戮的生活!

      作者简介:刘亚滨,女,教授,主任医师,沈阳二中67届毕业生。1968年入伍,后毕业于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曾任沈阳军区空军463医院妇产科主任 ,沈阳军区总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退休后受聘地方医院继续担任专家及业务领导工作。



征稿与订阅


为更多地推介好作品,特此征稿:
1、稿件应为原创,并以作者亲历的纪实性作品为主。
2、稿件可以是自己的作品,也可以由您推荐他人作品。
3、稿件请发至以下邮箱:
cdh1949@sina.com 或 cdx1949@sina.cn 。
4、本《公众号》的两种订阅方法:一是在手机上加载微信号:shywgzh;二是在阅读公众号转发的文章时,点击文章标题下方的“四合院网”,进入新的页面后,点击“进入公众号”,即可订阅并查看到《公众号》的全部内容。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384)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