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酱面

    约定明天(27日)去“彭公馆”消暑,打发时日。隔三差五就去一趟,一来老同学有感情,一日未见如隔三秋。二来在一起砌长城活动、活动脑筋,长此以往玩出了感情、规律性。“锡镇啊,应该出来工作啦!”一位老同学说。原来,三年前我有病住院,造成“三缺一”。近来康复有了起色,偶尔小试牛刀,我试探着参加了、组织过校友群一些校友活动。心想更不该冷落了本班级同学的期盼啊。
    俗话说得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明天中午吃炸酱面,老伴早晨在小河沿农贸市场定量采购食料:切面、里脊精肉、面酱、麻辣椒,至于佐料黄瓜、香菜彭公馆地里有,手到擒来。安排妥当,经济实惠的午餐,保老同学吃的开心、快乐!
    古稀之年彭公馆,
    同学相聚在此间。
    开车费油常跑趟,
    老来快活似神仙。
    话说宋玉臣自驾“现代”来家里接我,充分体现老同学友情。一来二去我决定付给人家一定的燃油费,于是我便在微信里发给他一个100元红包,未曾想遭到拒收并附言:我不会收的!彼此心里都感觉暖乎乎滴。
    原来由我老伴主厨做炸酱面。不巧,半夜里娘家有人突发疾病去医院,老伴得去救急看孩子。结果兵分两路,我去了彭公馆,有劳吴丹临时上灶,除把‘’炸酱面‘’做成了‘’打卤面‘’之外。香菜、黄瓜丝绝对正宗、新鲜、纯绿色。其实这只是小试牛刀,下次一定让老伴主厨做一次“炸酱面”。请老同学品尝!
    掷骰子调庄,我坐在北风位置上了。原因是打了两点骰子“小二”。常言道:坐南北,嬴东西。几锅下来,手气不错,略胜一筹。不仅付了燃油费,还筹足了下次“炸酱面”。
    羊毛出在羊身上,
    麻将桌上说子龙。
    老来怡情乐悠悠,
    围城搬砖老顽童。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104)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