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镯女孩  (小说)
                              
文/韩进
 
   我和老板吵了一架。然后把那身保安工作服往沙发上一摔说:老子不干了。摔门而去。那一瞬间我感到自己真是纯爷们。
   我和老板吵架的原因是我打了顾客。那个酒蒙子趁着酒劲欺负一个女孩,那女孩是他的前女友,女孩正在我们酒店吃饭。我气不公,象拎小鸡一样把那小子拎出去一顿狠揍,那家伙屁滚尿流地逃了。老板要扣我当月奖金,于是我就炒了他。
 走出酒店,我才发现我已无处可去。我像一只流浪猫,东闻闻,西撞撞。我摸摸兜里还有几百元钱,这钱省吃简用,够我生活一个星期的,不过我晚上只能睡网吧,车站,或者在麻将社看热闹。正想着,脚步把我带到了一个麻将社旁,里边除了哗啦啦声还飘出饭菜的香味。我决定进去搓一把,也许能让我钱生钱,还能蹭到免费的饭,我情不自禁走了进去。
   麻将社座无虚席,没人理我。每个人的眼神都盯在麻将桌上,看着那一双双形态各异的手就能看出此时他们内心世界的贪欲、渴望、焦虑......可这时,我发现了一双于众不同的手,修长、白皙、手指如葱;更吸引人的眼球的是,她秀气的手腕上带着一只翡翠玉镯,仔细观察那个玉镯,质地圆润,做工精细,这绝对是一只价钱不菲的玉镯。
  又一轮结束了,女孩抬眼向我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我这才注意到她就是刚才在酒店吃饭时被前男友纠缠的那位女孩。她用一个不显眼的动作示意我坐在她身边。这时正好有一个人不玩了,我开始上桌。女孩频频给我“点炮”,几个小时下来,我赢了三千多,这下我可乐坏了,老天知道我的处境,就是派这个女孩来报恩的吧!
  走出麻将社,已是满天繁星。我拥着女孩来到一家西餐厅。在幽幽的烛光中开了一瓶红酒。美酒、佳人的浪漫之夜,我完全忘记了我明天的前途在哪里,颇有一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意味。女孩给我倒酒,我一把握住女孩的纤纤手腕,借机抚摸了一下那只玉镯。女孩抽回手说:这是祖传下来的,祖母绿玉镯,这个款式现在已经绝版。
      我心想, 这个玉镯绝对价值连城,这个女孩我交定了。
  我们喝了很多酒,互相搀扶着向一个居民区走去。这是女孩的住处。
  在那张大床上,我将女孩雪白的胴体压在身下。年轻的女孩真好啊!有胸、有腰、有臀,她像一朵百合花在我的身下惊艳绽放。我趁机又一次抚摸着那只玉镯,如女孩洁白的身体一样光滑,在月光下散发着绿莹莹的光泽。
  第二天,当女孩醒来时我已做好了早餐。吃过饭,女孩又带我去搓麻将。我开始迷恋这样的生活,和女孩流连在各个大小麻将社之间,同时留恋的还有女孩无暇的身体。我在哗啦啦的麻将声中体验着无穷的乐趣,我的腰包鼓了。
  我发现我和女孩在一个桌上打麻将时从未输过,仿佛她有一双透视的眼睛,当我需要什么牌时,她总是准确无误地扔出来,让我转败为胜,我觉得她真是一个神奇的女孩。
  可是时间久了,我悟出了其中的秘密,她打牌常胜的原因来自她手上的玉镯。一次,她洗澡时摘下它,把它放进首饰盒,走时忘了带,结果那天我俩全输。如果我一个人去玩,几乎回回输得兜比脸都干净。从此,女孩再也不摘她的玉镯。我俩在各麻将社开始名声大振。
   这天,女孩突然对我说:我俩去澳门赌一场吧!赢了钱,买套房子,结婚生子,过平静富足的日子,再也不沾麻将。因为在这里赢得太多,许多人就会掂
惦记我们,就可能遭遇不幸。你要知道麻将社就是一个三教九流的地方,那些地赖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在澳门我们手气不错,回来后就开始置办自己的小家。还有两个月就交工使用了。只是我发现我已经陷入麻将无法自拔,只要听到搓麻将声,我就身不由己地冲进去,不管女孩在不在,玩到深夜。
  女孩苦口婆心劝我别再碰它。她说:凡事适可而止。古人都明白这个理,你怎么总执迷不悟呢?我求她再允许我玩一段时间,也许我们的钱将翻更多倍,买别墅、买汽车、能过更豪华的生活,甚至我还向她借她手上的玉镯,遭到她一顿骂。
  房子如期交工,拿到钥匙后我俩高兴地喝得大醉。只是这次我在自己的酒里偷偷兑了很多水,我是假醉,女孩真醉。我安顿好她,从她的手腕上摘下翡翠玉镯就直奔麻将社.
   这只翡翠玉镯带在我的手腕上根本不起作用。我越输越多,我输红了眼,最后连刚到手的房子都押了上去。本想连本带利赢回来,结果全输。
  我真是气疯了,把手腕上的翡翠玉镯摔在地上。玉镯摔成N段,一阵冷风吹过,我一下子清醒了,我闯大祸了,我在一瞬间不仅成了穷光蛋,我连女孩赖以生存的传家宝玉镯也都葬送了。
  我吓坏了,拿出手帕将玉镯一段段捡起包好,我怎么和女孩交待呢? 回到住处,她还在沉睡,我跪在床前向她请罪,她没醒。我忽然感到不对劲,因为我听不见她的呼吸声。我把手放在她的鼻处,发现她已经没有气息了。
  我立刻叫来120,经过技术鉴定,女孩死于心梗,排除他杀。她的死亡时间正是我将翡翠玉镯摔碎的那一刻。
(已发在楚风作家公众号上发表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113)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