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赵春水 于 2014-6-12 21:19 编辑
阿梅的初念(恋)

阿梅故事多,初念(恋)梗心窝,情哥多磨难,情缘任凭说。
我和阿梅是同龄发小,并肩长大,大杂院的亲密接触,相像的性格和志向,彼此的欣赏,令我们两小无猜,无话不说。1965年初中毕业时,我选择了离家较近的沈阳二中,她考入了沈阳实验高中。我们成了大杂院的骄傲,可惜我们这对同命鸟恰巧赶上文革,1968年又同期下乡,我去了辽宁省的西丰县,她则去了昌图县。
“两地分居”,甚是想念,我每次回沈都会迫不及待地问:“阿梅回来没有?”即使阿梅不在,我也会去看看她的父母,唠唠家常。1969年是知青下乡的第二年,我们有幸回家过年,我和阿梅成天在一起,谈天说地、欢乐之极。实验中学干部子弟多,受冲击也多,阿梅如数家珍般细说着他们的父辈是哪一级干部,受到怎样的批斗,他们的孩子如何才华横溢,与众不同。阿梅心地善良,叙述中总是充满了同情。
繁重的劳动、恶劣的环境,掩盖不住花样年华,乐观开朗的阿梅,津津有味的描述着身边的故事,眉飞色舞的称赞着她的同学,阿梅的英雄情结,她对才气、灵气的崇尚,深深地感染了我。然而一年后,再次见到阿梅时,她没有想象的那么兴致勃勃,细打听方知她遇到了一个不喜欢的追求者大于。
大于是同一个青年点的同学,人家没有明示,她也无法拒绝,但整天在一起,那说话的语气、看人的眼神,都令她浑身不自在,青年点本来人就不多,阿梅特怕与大于独处,她觉得十分尴尬。阿梅是个善良之人,她既不想伤大于,又不想让他误会,只能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态度。一次大于悄悄地把一个袍子皮铺在阿梅的褥子下,阿梅立即把袍子皮横过来,让几个女同学共同享用;阿梅回沈几个同学家统统报到,唯独不去他家,但是这个大于回沈却要“专程”去阿梅家,极尽卑恭,搞得老人再三追问,阿梅十分沮丧。大于在阿梅面前言谈谨慎,但在同学之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情感,好像阿梅已经非他莫属。阿梅慨叹:“真是太不幸了!那么多好同学,为什么偏偏是他!”
1971年夏末,我收到阿梅的一封来信,说自己在长春一汽的叔叔要去支援内地,可以携带子女和亲属,知青能直接招为国企正式职工,她已决定离开昌图。阿梅能早日跳出农村,又能避开大于不知疲倦的攻势,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金秋时节,阿梅从吉林带回一个大大的文件袋,告诉了青年点的同学和大队的干部,青年点杀掉了只养了几个月还不够口的猪,大家都高高兴兴,唯有大于像霜打似的:“你要走为什么没事先透露一下?”“这事很偶然。”告别的日子里,他没有与阿梅话别,他火一样的激情瞬间熄灭,他的心在流血。
生产队出了一挂马车,送别的人群里没有大于的身影,阿梅怀着复杂的心情,望着那山、那水、那天。绕过一道山梁之后,车把式突然惊喜地喊了一声:“你看那是谁?”阿梅望见远远的山坡上伫立着一个人,那是大于,至少200米的距离,他在向马车挥手,手中好像还拿着树枝,看不清脸庞,听不到声音,哦!大于选择了这样一种送别的方式,那画面很美,青山绿水、蓝天白云,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动容,阿梅心中五味杂陈,她的眼睛湿润了,大于一个执着的痴情男人,咬住青山不放松,不屈不挠,这回他要认输了。这个历史性的画面永远地镌刻在阿梅的心头。
阿梅去内地后,我们的联系逐渐少了,但我知道她学习、工作和生活都很顺利,阿梅的丈夫也是东北知青,夫妻感情不错,他们有两个女儿,算是寻常而又幸福的家庭。
大于怎么样呢?大于经历了参军、转业、工作、下海、回归、买断、回家的轨迹,事业没有发达,生活也多有不顺。第一段婚姻“快闪”般结束,十年后再婚,似乎仍然没有找到真爱,夫妻经常吵架,几个同学都参与过调节,他的婚姻名存实亡。
阿梅调回沈城后,同学偶有相聚,大于每次热情饱满,多年来只唱一首歌:“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敬酒时也是这句话,阿梅感动之余,更多的是无奈。
大于晚年凄惨,糖尿病综合症,眼睛完全失明,经济拮据,家人冷漠。阿梅等同学去探望时,那年他54岁,眉毛和胡子全白了,双手颤抖、泪流满面,惨不忍睹。后来阿梅接过他的一个电话,声音低沉微弱,近乎于生命的绝唱:大意是很饿,吃不饱,经常被抢饭碗,希望那一天快点到来。此时阿梅的心也在颤抖,但无法帮他,没过几天就传来他病逝的消息。
葬礼那天,来了许多同学,大家都想送他一程,这回他彻底解脱了,不用再遭罪了。大于的姐姐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俺弟弟死的冤啊!俺弟弟死的冤啊!”她在影射弟妹未尽妻子之道,可是不少人都知道,大于对妻子不好,人家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侍候他呢、、、、
大于走后,他的妻子多次找阿梅等同学帮忙,最后终于给她的儿子安排了一个理想的工作。
今年是大于病逝10周年,他不是阿梅的初恋,是初念,是豆蔻年华时,第一个敲门的人,他没有敲开阿梅的门,但是他把阿梅永远的放在了心里,放了一辈子,以至于伤害了自己的妻子,断送了应有的幸福生活。大于不是拿得起、放得下的男子汉大丈夫,他的悲剧性格决定了他的悲剧命运,他的悲剧命运又萦绕了阿梅一生。
2014-5-30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3837)
返回

评论

评论人: 戈卫(火娃)

评论时间: 2019-08-17
至少大于是位执著的人,虽然他没有敲开心中所爱人的心,但他仍然希望着“只要你过得比我好。”可惜的是当命运给他关上一扇窗的同时并没有给他打开另一扇窗。让他承受了一生的不幸。这个故事,把大于青年点的一段初心,放大到他生命的终结,或许会让很多读者可以获得一些难得的启示。谢谢春水姐,问好!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