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赵春水 于 2013-11-16 18:25 编辑
这是雷老发在“四合院集体足迹二十七”跟帖里的一篇文章,特别把它挪到此处,给大家欣赏:
五年前,我曾为军旅战友们写过一篇短文。愿奉献给大家,作为向《四合院》朋友们的礼赞。雷观明
牛年说给“牛”们
为《山川柳》的老战友提劲

2009年是我国农历己丑年,是牛年。 一说起牛,我就想到孩提时在乡间常见到水牛耕田的情景。
那确实是一幅令人景仰与怜悯共生的情景。它那深陷在没膝泥沼中的四肢,支撑着灰黑硕大的身躯,拉着深嵌在水田里沉重的铧犁,每抬起一条腿都举步维艰。身后的农夫吆喝着,紧拽穿过它鼻夹的粗绳,无情的鞭子不断地落在它的脊梁上。唯有那呆滞的眼神和从煽动的鼻翼中发出的“呼哧呼哧”的喘息声,能让你知道它是多么的疲惫和痛楚。
晌午时分,农夫回家吃饭。它被卸下重负,在田头啃着青草。可能它知道,这短暂的歇息和急促的充饥,正是为了继续那无尽无休的劳作储备体力和精力,直到自己心力交瘁、倒地不起为止。
当稻谷飘香和新粮满仓的时节,乡人大酒大肉喜庆丰收的时候,人们感激的是老天爷给了一个风调雨顺的好年头。牛们的艰辛与苦楚是断断没有人记得起的。
对此,没听说牛们表示过任何的遗憾与不满。它们认为自己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人类造福的,“俯首甘为孺子牛”,压根儿就没想得到什么嘉奖和报酬。
这就是牛!
多少年来,人们对牛的褒贬之词很多。但我更喜欢那些对牛的品格的描绘:扎扎实实、勤勤恳恳、埋头苦干、任劳任怨、倔强执著、坚忍不拔、淡泊命运------。它是对人最亲近的动物之一,它的这些优良品德是同许许多多人相似相通的。从这点看来,真是人牛合一。
这些人,就是那些为了国家、为了社会、为了集体、为了他人而支援解困、忍辱负重、舍生忘死、只知奉献,不求索取的人。只要稍加注意,你我周围都有这样的“牛”,小“牛”和老“牛”,活着的“牛”和死去的“牛”,名扬天下的“牛”和默默无闻的“牛”。
正是这无以计数的“牛”,历经艰苦卓绝,前仆后继,牵引着我们这个贫穷落后的祖国,一步一步地迈向繁荣富强。
我们好多好多的战友也都是身在其中的“牛”。当美国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时,为了新生共和国的存亡,我们甘愿赴汤蹈火,义无反顾地投笔从戎,保家卫国;当人民空军建设需要教学骨干时,好多同志虽事与愿违,却服从安排,呕心沥血培养出一批批捍卫祖国领空的指战员;在那些风雨如磐的岁月里,好多战友又脱下了军装,成了地方各行各业的中坚力量------。我们中的许多人,历程坎坷,身经磨难,历史曾给于他们极不公平的待遇。但仍心胸宽阔坦荡,不计得失,鞠躬尽瘁。好些人积劳成疾,过早地告别了人世。
现在,我们这些“牛”也都老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但经一生超负荷的劳作,大都肢体磨损,心力耗尽,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即便如此,大家仍然振奋精神,力所能及地为群众为社会做些工作。这就是我们中很多可敬的“牛”的写照。正像保尔.柯察金说的那样:“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放眼今天国富民强的岁月,都凝结着我们“当牛做马”付出的血汗。我们应当以此为荣。
这个辉煌的时代,我们也是最牛的!
明年,是我们大家的“本命年”。我构思设计了一幅《牛年贺帖》送给战友们,祝愿你像小牛那样健康壮实,像老牛那样活得悠然自得。
2008.11.写于沈阳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224)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