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四合院会员陌上人家(刘广明)在微信朋友圈推荐的。刘广明老师毕业于北京大学、长期从事法律工作,退休前曾任辽宁高级法院副院长等职。

本文来自明伦书院  2019、5、24


      岁月从不败美人,纵是红颜褪色,但魅力永存。
      托尔斯泰曾经说过:“女人并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
显然,貌若天仙并不是魅力的必要条件。
      一个女人行走在这世上,外在的美固然不可忽视;但更应该修炼的,是高级的魅力。
      这种高级魅力,无关风月,不分性别。有这种魅力的女人,让人不由地心生欢喜。
      比如《红楼梦》中的众女子,不只男人喜欢她们,女人也爱她们。
      那么她们的魅力从何而来呢?这不得不说到贾母。
      其实贾母才是深谙女性高级魅力的骨灰级大神。

                       01女人要读点书

      贾母最和别人不一样的就是,她并不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
      相反,她认为读书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
      她带刘姥姥参观林黛玉的房间时,刘姥姥“见窗下案上设着笔砚,又见书架上垒着满满的书”,还以为这是贾宝玉的房间。这时贾母笑着指向黛玉,自豪地说:“这是我这外孙女儿的屋子”。
       贾母的自豪不是对刘姥姥的显摆,而是对女子读书这件事发自内心的喜悦。
       黛玉的读书习惯来自她的母亲贾敏,也就是贾母的小女儿。
       她的老师贾雨村虽然天天与黛玉父亲林如海会面,从没见过已经去世的贾敏,但在教黛玉读书时,就觉得这孩子的母亲应该气度不凡。
       可见贾母从女儿这一代就已经认定“腹有诗书气自华”。
       对于她的孙女,不论嫡出还是庶出,贾母都极爱,让她们跟在身边,“一处读书”。
       这真是让人佩服!

       因为大多数人家把女孩子们聚在一起,是让她们“一处学些针黹女红”。
       她对女子读书一贯是这个态度,她的长孙女元春也深受影响。
       因此元春赏赐贾府女孩子时,列在赏赐之物首位的经常是“新书一部,宝砚一方”。
       正因为如此,贾府的女子并没有那种闷坐绣楼的无聊,相反她们精神生活极为丰富。
       她们建了桃花诗社和海棠诗社,咏柳絮,咏海棠,咏菊花;她们喝酒行令,赏雪联句。
       正是贾母鼓励女子读书,才让这些女子真正有了灵魂,有了鲜活、蓬勃的生活状态。
       这样的生命状态,有谁会不爱呢?
       所谓无关风月的爱,就是一个灵魂亲近另一个灵魂。
       这就是魅力——灵魂之间的吸引力。
       所以说,女人一定要读点书。你可以一夜整成贾探春,但你却复制不了她的魅力。
       读书,是红楼女子一双隐形的翅膀,让她们的魅力远远超越了她们的容貌。

                           02女人要有生活意趣。

       贾母让女子读书,启动了她们的精神世界。
       以此为起点,贾母向她们提供了足够多的生活样本,让她们获得更多的生活意趣。
      贾母常常带着女孩子们一起看戏、听书、猜灯谜,提高她们的艺术修养。
      虽然是老年人,但是听的并不是她们那个年龄的俗滥祝寿戏,而是颇有深意的戏剧名曲。
      例如那首写鲁智深的《寄生草》:
      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
      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
      没缘法,转眼分离乍。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
      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这首清代名曲不论艺术价值还是思想价值,都是戏曲中的翘楚。
      贾母还和女孩子们讨论《寻梦》、《胡笳十八拍》等更受年轻女子欢迎的戏曲。
      不仅如此,贾母对家居陈设很有心得,常常会对女孩子们指点一二。
      当她看到黛玉的窗纱是绿色时,就说道:“这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这绿纱糊上,反不配。”
     黛玉的潇湘馆总体色调是幽绿的,对于女子来说,未免沉郁、单调了些,所以贾母的建议是换上银红软纱。
     其实,黛玉也有“桃杏”色的家居用品——一幅杏子红绫被。
     黛玉在被中安稳合目而睡的场景,一度惊艳了宝玉。
     不得不说,贾母的建议确实很中肯。
     这些柔和的暖红色,让潇湘馆和黛玉有了温度,有了鲜艳。
     贾母也常常和女孩子们一起赏桂花、菊花、梅花等。
     贾母不仅欣赏鲜花本身,更欣赏女孩子那比花朵更胜一筹的魅力。
     大雪过后,薛宝琴和丫鬟抱着一瓶红梅走在山坡上。
     有着极高艺术眼光的贾母一眼看出了其中的意趣:“你们瞧,这雪坡儿上,配        上她这个人物儿,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像个什么?”
     原来这很像贾母屋里挂的一幅画——雪艳图。
     眼中有画,心中有诗,耳中有乐。
    有了这样的意趣,平常的女子也足以魅力非凡。
    和这样的人在一起,生活不再是眼前的苟且,而是触手可及的诗意。

                      03女人要能欣赏别人的美。

      女人最高级的魅力不仅在于不断打造自身的吸引力,还在于能够欣赏别人的美。
      一个不能欣赏别人美的女人,就算自己再美,也不过是暂时的。那扭曲的心灵很快会戕害她的美。
     人们常说,四十岁之后,人要对自己的脸负责。
     美学专家、设计师黑玛亚曾经仔细观察过那些嫉妒心强的女人。
     她发现,这些人法令纹比同龄人明显,眼神阴沉不够有光彩,双颊更为下垂。
      仔细看时,常有狰狞的微表情,让人心惊。
      反观红楼梦中那些明艳动人的女子,虽然会有青春少女的小虚荣,但是大嫉妒并不存在。因为贾母为她们树立了不嫉妒的典范。
      贾母已到迟暮之年,纵然锦衣玉食,容貌的美必定比年轻时大打折扣。
      然而,她从不嫉妒年轻孩子的美。相反,她极为欣赏这种美。
      她常常送漂亮衣服给史湘云、薛宝琴等。

      薛宝琴雪中穿的那件凫靥裘就是她送的。
     这件斗篷是用野鸭子头上的毛做的,论柔软细腻,还在贾宝玉的那件雀金裘之上。
     贾母也会送上好的家居陈设品给姑娘们。
     比如把自己的石头盆景儿、纱桌屏和墨烟冻石鼎送给了薛宝钗。
     贾母的这些孙女、外孙女是受过她的教育的,因此嫉妒之事在她们身上也是   不存在的。这无疑让她们的魅力升了一级。
     能够欣赏她人的美,让贾母在垂暮之年,依然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有人说,这是因为贾母生活条件好,保养得好。然而并不是。
     你看刘姥姥,要说容貌美,是很勉强的。但要说魅力,那一定是有的。她固然没读过什么书,但她听戏,救走巧姐就是戏中的桥段。
     她对于大观园的美,女孩子的美,贾母的美,丝毫不嫉妒。
     所以说,能够欣赏别人的美,不仅不会减损女人自身的魅力,还会让她的魅力更加有亲和力。
      一个女人,最高级的魅力,来自于内心的富足。
      来自你读过的书,来自你培养的生活意趣,来自你对于他人之美由衷的欣赏。

     这样的魅力,超越了容貌,升华了容貌,为她们的容颜备添光华。
     岁月从不败美人。纵是红颜褪色,但魅力永存。

收藏
点赞 (1)
阅读量 (197)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