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蒋光复

  来自四合院网公众号原文之八  2017-03-24

          我是1958年考上沈阳市第二十八中学初中的,正赶上大跃进。那可真是“一日千里”的时代,“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学校里一片热气腾腾的景象。
       学校改名了,改作“星火共产主义工学团”。老师宣布:“我们已经进入共产主义了,我们学校已经是共产主义性质的学校了。”当时,有两件事情最让我们高兴,学校吃饭不要钱。即使我家生活不困难,可我还是很高兴。天天在学校吃饭,大家在一起,多开心。学生可以住宿,也不要钱。这就更让学生们高兴。大家都住到学校,再也不必让家长们“管教”了。
       学校吃的还很好。食堂里八个人一桌,饭菜都放在桌上的大盆里,一人一份,大家自己分。有一次吃大馒头,一个同学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跑出去蹦蹦跳跳回来再吃,反正不花钱。新年的时候,很多同学生都回家了,可晚上我还是到学校吃饭。桌上一盆油炸黄豆,又香又脆,是八个人的份额,吃不了,就揣在兜里,走到哪吃到哪,一边吃一边玩,开心极了。
       学校实行半工半读,每天总有一半的学生在上课,一半的学生在劳动。学校有工厂,我们的任务是制作“化肥”。有一次,我记得清清楚楚,天还没亮,大家就套上两辆大车,到塔湾拉草炭。个儿大的同学驾辕,其他同学有的拉套,有的在后面推。草炭拉回来,摊在操场晒干捣碎,然后用大锅炒,一边炒一边向里面掺尿。炒干了,“化肥”就做成了。把它们分装在纸袋里,像水泥一样,成袋往外卖。
       那时,全社会都在支援农业,每个班级都有积肥任务。是学校下的指标,必须完成。不知哪位同学从环卫部门借来了大粪车,全班同学晚上集合,拉着大粪车到处掏粪。
       一天晚上月亮很圆很圆,虽然天已经晚了,可还差一车才能完成任务,老师见我们又困又累,就和几位班干部商量,把车拉到一个水沟边,用大粪勺子舀水往车上的粪里兑。同学们很兴奋,这下能完成任务了。正在高兴的时候,一位老工人骑自行车从旁边路过。他下车大声斥责我们:“这不是弄虚作假吗?你们对得起毛主席吗?”吓得我们谁也不敢出声,老师连忙道歉,表示坚决改正。我们只好又拉着大车到处找厕所,直到后半夜才完成任务,各自回家。好在那时候社会治安好,不管多远多晚都是走着回家,但从来不出事儿。
       不到两年的光景,经济困难来了,“星火共产主义工学团”的牌子也摘下来了。
       几十年后回忆起来,那些情景还历历在目。
 
       作者简介:蒋光复,男,1964年沈阳二中毕业,1965年集体下乡插队。退休前为政府机关公务员。曾在省市级报刊发表过各种题材的文学作品。
      
        关注四合院公众号更多文章请扫描二维码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76)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