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与回忆》
我是长子,长得像母亲,许多习性也像母亲。也许是这个缘故,母亲特喜欢我。
小时候,我爱使性子,一不如意就在地上打滚。父亲见了动手就打,母亲不好阻拦,求奶奶说情,也便躲过数次“惩罚”。
父亲认为我没出息,尽管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我很倔强,抽空就看书,后来,我们姊妹八人唯独我有大学学历。我想给自己摘帽,而事实似乎否定了父亲的定论,可惜父亲早逝。其实,父亲说对了,我真地“没出息”,一生一事无成!
经济困难时期,一天,姑姑给我们送来些许的“救命土”(据说是猪粪),母亲如获致宝,掺白面烙饼,多分给我一张,结果严重便秘,差点儿要了命!这不怪母亲。
下乡插队时,母亲送我,后来又去青年点儿看我,倒不是父亲不关心,患病在身,身不由己,但待我不如母亲也是事实。
每次回沈探亲,母亲一定要让我吃小灶,我不赞成,但不成,他们都“情愿”,我成了“上等人”。
二十多年前母亲病了,不久就故去了。出殡那天,我们悲痛欲绝,哭成了泪人,从那以后我没有了母亲,没有了母爱,我一度精神委靡不振,犹似失去了一片天!
我写过数篇《母亲的回忆》,与母亲在一起生活的场景历历在目。她老人家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哪怕是叹息与泪流而今仍是那么地清晰可辨!母亲已去,物是人非,值此母亲节之际,寄以我的哀思。谨以为记。愿母亲在天国安息。
(庶言作于2019年母亲节)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216)
返回

评论

评论人: 韩进

评论时间: 2019-05-09
母爱的伟大,永远说不完。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