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刘朝圣 于 2014-8-7 22:00 编辑
小小说 菊 香
火娃

菊香是个可爱的农村小姑娘,刚刚十六岁,虽然两年前就退学帮助家里下地干活了,但终日劳作风吹日晒并没有影响她那天仙般的美丽。
菊香的皮肤天生美白,在农村插秧除草的季节里,所有人都被晒得黝黑,她却依旧粉嫩。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透明,好像天生就会说话。或许是身体发育早,那匀称的身材,已不是朴素的外衣能够遮挡得了啦。
菊香喜欢和知青们混在一起,整天长在青年点里。嘴里姐呀哥呀地叫个不停。大家也很喜欢她,女知青爱打扮她,那一头浓密的秀发三天两头换个发型。女知青那时爱自己动手做衣服,每次都想办法给她掂掇一件。男知青们每次见到她,总喜欢拍拍她的小脸蛋儿,刮一下她高高鼻梁,她总是调皮地一笑。
菊香的胆子很大,她家离青年点有半里多地,每天天不黑她决不离开青年点。她尤其喜欢听鬼故事,追着男知青给她讲,于是大家就搜肠刮肚给她讲《聊斋》什么的,实在没了,就讲《梅花党》、《一颗铜钮扣》、《西游记》,有不少还得添枝加叶的往里编。
菊香家生活在村里不算困难。父母都不到四十岁,正是农村的壮劳力。家里除了菊香之外,还有个男孩,比菊香小八岁。知青们常说:“你们两口子计划生育做的不错呀?”是的,这在农村并不多见。
菊香不是小气人,常把家里的大醬、咸菜、干菜等等往青年点里拿。节日家里的鸡蛋、棕子往青年点里捣腾。虽然满足不了那么多知青,但总是人家一点心意呀?
菊香不管青年点里三亲俩厚的人际关系,和谁都一样亲。知青们也都把她当成小妹妹,一个长不大的“小天使”。
一晃两年过去了。十八岁的菊香,脸色越来越白,白得有点吓人,那段时间她也常常觉得浑身没劲儿,听故事时经常打盹儿。
一段时间菊香不再来青年点了,听说,被油田工作的一个亲戚接去检查身体去了。
两个星期后,菊香被送回家。她高烧得非常严重,赤脚医生说,经常能达到40度。知青们常去看她并给她拿去一些各种退烧药,仍没有太大效果。
菊香有段时间一高烧起来,就满嘴乱言乱语,她父母说:“她张嘴闭嘴都是鬼,听的让人瘆得慌,还动不动就把自己扒个精光,你说这孩子是咋了?”
一天晚上,治保主任来到青年点,说:最近有人搞封建迷信活动,让青年点出几个民兵参加行动。既然是光荣任务,大家自然都争先恐后了。
晚上九点半,几个知青准时来到连部,每人发支小日本的三八大盖枪。治保主任下令出发。兜了一大圈,知青年发现,这目标不是菊香家吗?屋子的门窗挡得很严,没开灯,借着烛光可以看到屋里有个人影在晃动。贴近窗户能听到菊香在痛苦的叫唤,此时病重的菊香,再没有过去那种铜铃般清脆的声音了。
知青们判断,屋内可能是在“跳大神”,都觉得很气愤。但心里还是有些矛盾:这样进去抓人,有点对不住菊香的父母。
这时,治保主任开口了:这个人是个惯犯,农场保卫科下令必须要抓走。说着,他一脚把门踹开,冲进去把那个“大仙”按住。几个知青上去用绳子绑了“大仙”。治保主任照着浑身发抖的“大仙”就是一脚:“你他妈的还来神呢?带走!”几个知青头也没抬就把“大仙” 押走了。
治保主任出门时,扔下句话:“三哥、三嫂你们真糊涂啊!” 菊香父亲一屁股坐到门槛上,说:“可谁知道这孩子是啥病啊?你让我咋整?”
一个月后,菊香死了。农村人迷信,背地里说:“菊香是被鬼魂附体了。” 还有人说:“她本来就是狐仙变的。” 不少人农村人不敢去送葬,都怕沾了邪气。知青们不听邪,送葬那天,大家一个不少,列队参加了。
后来,村里人都像躲瘟疫一样躲着菊香一家人,知青们得知心里都很难受。
几个月之后,部队农场来了几个军医为部队战士检查身体。知青们去找军医们请教,几个军医听了症状反应后,一致认为可能是“白血病”。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坚持要请医生们去给当地群众搞了一次医学科普宣传,解除村民对菊香家的偏见。这件事得到了部队首长的支持,这次宣传很成功,知青们这才觉得心里多少得到点宽慰。
菊香走了,带着对人们愚昧无知的怨恨走了。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506)
返回

评论

评论人: 会飞の

评论时间: 2019-08-08
拜读了戈卫老师的小说,真的找到当年农村那种缺医少药,菊香之死完全体现了当时农村的愚昧无知的现状。改革开放后的农村合作医疗给百姓办了很多实惠,体现了甜头。问好老师!

评论人: 会飞の

评论时间: 2019-08-08
火娃老师写的小小说〈菊香〉,非常好,反映了当时农村缺医少药的现状和愚昧无知,白白断送了一条鲜活生命。记得我当赤脚医生时,药箱里也就几种止痛药和消炎片,外用药,注射药只有青链霉素等,去趟县医院好几十里路,还不好走。想想很可怕的。问好老师!

评论人: 戈卫(火娃)

评论时间: 2019-08-07
这个小小说,还要感谢刘朝圣老师的编辑。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