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乡妹 于 2014-3-22 12:05 编辑

渐......

墙脚的枯草在风中打颤,
檐边的冰凌与风在寒喧。
一缕阳光温柔敦厚,
打断了春雪在枝头的缠绵。

鸽子在楼前广场盘旋,
一个老人眯缝着双眼。
好象端详发黄的青春,
还有那同雪一样消融的生活片断。

一年年一天天,
岁月磨蚀着眸子里的光焰。
几多愁几多苦,
年华延伸着履历里的浪漫。

一切怎么都变成古旧?
连同那无字的从前。
什么时候娉婷弯成了蜷缩?
所有故事渐失于平仄的皱褶间。

冰凌的泪秀润欲滴,
墙脚的草绿过我的视线。
枝头绽着的还是春意,
老人耳语般在那里喃喃:
渐......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1258)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