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后面的话》

    诗仙李白在他写的《拟古》诗中写道:“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归万古尘......”人人都是这个世界上的过客,匆匆地来,匆匆地去,难留下什么痕迹。纵使有,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地被人们所遗忘,哪怕是显赫一时的帝王将相。
    欧阳修说,“死生,天地之常理,畏者不可以苟免,贪者不可以苛得。”人生各有不同,其寿命也各有长短,那往往不以自己的意志而转移。小华过早地逝去了,其中有她自己懦弱的一面,更有她所处的环境压得她无法喘息的因素。倘若她誓死不从,那也许是另外一种人生。诚然,自毁人生不足取,而这等的结局既使怨天尤人也无济于事了。
    任何人也不会有完美的人生。完美的人生可以去追求,但不可以去苛求,否则会有不尽的烦忧。但幸福的人生当去争取,一旦失去了,也许是永远的了,故在拥有时一定要且珍且惜。
    人生苦短,譬如朝露。人一旦拥有了“爱”而拒绝了,那也许对爱厌倦了。爱的生成不是平白无故的,而失去了也会有它的根由。谁不渴望“爱”呢?因为有了爱,才会让人的生活更加 丰富多彩,及时行乐也不枉为人一场,何以视其为草芥?
    有的人认为:一切的悲剧都是因死亡而结束。男人的最大不幸是得不到他最初的女人,而女人的最大不幸则是守不住她最后的男人。还有人认为:你将格外不幸,因为你是女人!女人又何以不幸呢?
    小华是不幸的,因为她有一不幸的婚姻!她的人生过早地结束了,我为她而痛心!我改变不了她的人生,也未能让她如愿以偿。我多么地希望她能终日伴我左右,同舟共济,但愿我能给予她以些许的滋润,她却变成了无根之草!她去了另外一个国度,她的一切都已经消失殆尽,我也只好自惜自怜了。
    我不再奢望鸳鸯戏水并蒂莲,也不再幻想彩蝶双飞,春江水暖,小树成荫,身边伴婵娟,更不必说有谁与我柔情似水,一旦入梦意缠绵了。
    小华似风一样的去了,她不再伴我了,我的泪已不再生成,倘若对任何事情不抱有任何的期待,也许这般混沌的生活倒也不错,我也只好这般认知了,但愿有人懂我。
    (庶言作于2019年4月上旬)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250)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