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王靖 于 2013-12-4 08:58 编辑
677班的女生们

(五)

论起来,上世纪90年代末,677班的女生里在社会上最有地位,职务最高的当属王秀珍,她做到局长沈阳市物价局局长。
秀珍是从昌图考来的学生。她个子不高,身体也不算太好,但不放过任何能够磨炼意志,锻炼身体的运动机会;她很谦和,对同学总是微笑着,有求必应;她在班里担任学习委员且无愧于这一班干部称号。她回答老师提出的问题总是又快又准;她写得一手流利、漂亮而又笔锋遒劲的好字;文革前,她父亲被四清运动整了,于是文革中她就不在红五类之列了。但是这不影响她在同学中的威信,同学们,特别是几个女同学们依旧跟她关系很好,风雨中她的心态应该说是良好的,她很泰然。下乡的时候她没有跟班里的同学前往西丰,而是跟她的一个表弟到盘锦去了。秀珍始终是出类拔萃的,在那原本不属于她的集体里,她仍能脱颖而出,被选送为工农兵大学生。大学毕业后她被分配到物价局,由普通科员到科长到处长到局长,一路升迁。一个从农村走出来,没有任何背景,无可依靠的女子,是凭了怎样的努力和付出,是凭了怎样的才智双全才能做到这样啊!在她任职期间,物价局盖起了自己的办公大楼,结束了委于市府大楼数年的日子;她作报告,从来不用稿子。讲半天话,没有一句语病,没有一处卡壳,主题明确,围绕中心,说服力和逻辑性极强。她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干部。对于她来讲,局长的工作游刃有余,她轻松地指挥着全局的工作,物价局的工作有声有色、业绩斐然。她年龄很大了才学下围棋,但是她的棋艺长进甚快,据说在物价局很少有人是她的对手。
1988年评定职称的时候,一张高中毕业证书,挡住了我的前路。我身处锦州,自69年末离开西丰就再没回过沈阳,什么时候补发的高中毕业证,我根本不知道。但是上面要求很严,所有的参评证件缺一不可。我急坏了,凭着听说的,冒然拨114打听到沈阳物价局的电话,巧得很,是秀珍接电话。老同学用不着多说,我直截了当地求助于她,她说:“你别急,我这就去办。”然后她让司机拉着她奔忙于二中和教委之间:开证书,打钢印,以快件把毕业证发给了我。没有当初就没有现在,如今我能够享受高级职称的待遇,与秀珍的帮助分不开,我感谢她。
秀珍的入狱,是安琪云电告我的,当时我正在批改学生作业,听到这,心似乎痉挛了一下,笔突然地不听使唤了,在一个学生的作业本上留下了红色的一片墨迹。我很痛心,此后的几天里昼夜思索着这件事。一个如此才华横溢的人,一个如此事业有成的人,在事业的巅峰跌落!是她贫寒的出身,低微的门第,使得她在步入上流社会,享受荣华富贵之后更懂得敛财,还是她手中的权力和某些下属的恭维把她拖进囹圄,这些都不得而知,但是意志薄弱,不能自律肯定是她走向那高墙背后的主要原因。
2007年11月7日,在参加完翁放女儿的婚礼后,我和677班的同学共10人去马三家女子监狱探望秀珍。我那天的日记这样写着:“此刻看来,她人很精神,毫无自卑情绪,与来者一一握手,逐个询问近况,并表示对我们的感谢。她谈及狱中生活时说,现在已适应了一切,吃大锅饭,觉得窝头菜汤不再难以下咽,反而有降血脂的作用。她说她正在写一本书,书名叫‘如果生命可以重来’。她没有介绍其内容,我不知道她在这本书里是忏悔呢,还是告诫他人行路要谨慎。这时,一个女狱警进来提示我们:‘你们该走了。’秀珍送我们到楼下的大厅,她还想送,她说:‘我送你们到院门。’可是一声厉喝:‘王秀珍,你不能走出这个门。’止住了她的脚步。我的心紧缩了一下。回头望去,秀珍在玻璃的那端,脸色是那样苍白。我不知道我们的探望带给她的是安慰还是刺激。” 这事之后的第六天,秀珍给我打了电话,她在电话中说:“我知道这次探监是你张罗的。谢谢!”我说:“不谢,老同学,应该的。再说我也没那么大的力度,是其他同学的作用,开春、燕伦、振显等都为此奔忙。”她非常珍视同学的探视,也慨叹人情冷暖。她向我讲了她在位时对XX同学的帮助,然后很伤情地说:他一次也没来过。谈到大约二十分钟的时候,我说:“秀珍,你放下电话,我打过去。”她似乎咽了一口气,说:“不行,只能我打给你,你不能打过来。不允许的。”我说不出话来,我想让她省点电话费都不能。卓尔不群的秀珍曾经灿若明星,却是流星高空坠落……人生的路真的好难走!当鲜花铺满路面的时候,岂知道丛中没有荆棘?需小心地下的暗流!不明白这些就不是驻足不前的问题,而是头破血流,粉身碎骨这代价太沉重而且无法逆转。“如果生命可以重来”“如果”是假设,假设的虚无成分太多太多!这里有无奈的渴望和失去了很多才有的悔恨与彻悟,更有对自由的无限向往。而宝贵的生命是不可以重来的,它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不知道近来她怎样了?我很牵挂她。
以上文字是2009年写的。那时,秀珍尚在囹圄。前年,秀珍获释。大年初六,677班的女生聚会,我见到了她。她很清瘦,但精神很好。席间她的一句话让我好痛心。她说:“我用我的青春和生命交了一次学费。”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1567)
返回

评论

评论人: 戈卫(火娃)

评论时间: 2019-07-11
是的,应该说不少成为反腐败对象的官员,论能力他们确实不低,但是在社会不良生态环境下,在来自方方面面的“围猎”中,他们还是败下阵了,付出了高昂的学费。很可惜的。问好王靖老师!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