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刘朝圣 于 2014-7-26 04:44 编辑
6日早8时许,接到大海老师的电话,通知我,刘齐老师小学同学、一位著名收藏家正在举办个人藏品展览,如果有时间,可以一同前去参观。对此,我当然求之不得,大约10时左右,我同刘齐老师、郭锡镇老师一同来到了位于大东区小什字街的小型展览会,过了一会儿,四合院的许向真、蒋光复老师也相继来到展会。我们到那里后,受到东北酒器收藏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沈阳首届民间十大藏宝家高大航的热情接待。
由于是个人藏品的展出,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但由于都是精品,所以仍然可以让人赞不绝口,叹为观止。就今天的展厅而言,主要展出两部分内容,具体地说,应该算作夫妻二人展品的合璧,一是形态各异的酒器,二是玲珑剔透的漱口盂。一步入展厅,琳琅满目的展品立刻让你觉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驻足凝视,你就会觉得这确实是一种“美“的享受,艺术魅力的饕餮大餐。
实事求是地说,我是艺术品“杂项“收藏的门外汉,展品的真赝很难分辨出来,但我觉得,即使是高仿,也有其非常珍贵的价值,也透着时髦,抑或说文化的时髦。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在高大航这样的收藏家的展品中,一般意义上的赝品是很难逃过他的“法眼”的,在他侃侃而谈的介绍中,我们就可以领略到他“辨伪”本领,就能够学到许多在一般人面前学不到的知识。
酒器的收藏真可谓博大精深,各种形制的酒器多达几百种,有的看上去粗旷豪放,小的看上去小巧玲珑,而且有各式各样的主题,光是08年北京奥运会主题的就有多种,尤其是“鸟巢”式的酒瓶儿看上去维妙维肖,特别抢眼;大航还给我们拿出一款鸳鸯瓶儿,从底座上看,是两条阴阳鱼,形象生动,活灵活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它渗透着“国学”元素,从老祖宗的《易经》中可以看到它的身影。
从中我还看到两个妙趣横生的酒瓶儿,一个是湖南湘西产的“酒鬼”酒瓶,形制古朴,若扎着的麻袋一样,我知道设计者为著名画家黄永玉,如果把它摆在古董摊前来冒充古瓷,不入堂奥者是很难看出是新瓷的。另一个酒瓶是江苏徐州产的“沛公”酒瓶,古铜色的瓶体围着一圈凸起的篆字,极像出土的青铜器,据说,这设计曾获得过商标设计金奖。大航拿起它,饶有兴趣地说:“不懂得‘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典故,是不会知道为什么叫“沛公”这个名字的。”
说起来真的挺有意思,夫妻俩的收藏各有侧重,既分工,又合作。妻子王颖也就颇有成就的收藏家,她专门收藏漱口盂,俗称“牙缸儿”,据说,几十年来,她共收藏了800多个这样的牙缸儿,在今天的展厅上只是展出了藏品的一半儿,400多个。这些牙缸儿稀奇古怪,形态各异,仔细琢磨,每个牙缸儿都能讲出一个生动的故事,尤其是缸体上栩栩如生的图画,更让人觉得美不胜收,爱不释手。无论在哪个年代,它都是家庭生活的必需品。据高大航介绍,在牙膏这种商品诞生前,人们不习惯刷牙,每天早上起来,往往都是冲一缸子盐水,喝在嘴里,嗽一嗽了事儿。刘齐老师补充说:“讲究一点的人家,除了使用盐水漱口之外,还有的用茶水漱口,漱完口后,一张口,一股清香便会飘浮出来,《红楼梦》中就可以看到对此的描述。”大航听了他的补充,会意地点了点头。
我欣赏大航夫妻的收藏,因为是“门外汉”,因此在大多的时候,都是傻子看戏随别人说短长,或者说,对于酒器和漱口盂的收藏,不求证何朝何代何时物,也看不准何年何月可升价,只要构思奇特,造型美观,能够给我以审美的愉悦即可。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他们夫妻也真的是挺不容易的,为了收藏,他们坚持几十年如一日,走街串巷,遛地摊,逛古玩市场,花费巨大开支,搜集到这么多自己的心爱之物,这种痴迷精神是足以令人钦佩的。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668)
返回

评论

评论人: 戈卫(火娃)

评论时间: 2019-08-09
我后来也参观过一次高大航的收藏展,还听过他的一次讲座。对他的收藏精神很敬佩,同时在交谈中觉得他在收藏的几十年里也学习和积累了大量历史知识。问好大道传薪老师!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