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大道传薪 于 2014-4-7 10:17 编辑

  所说的“文革”本,就是指“文化大革命”期间出版的各式各样的书籍。这类图书因为成书年代距今较近,往往不被藏书者所重视。事实上,书籍的“今”与“古”是相对而言的概念,一些名贵的版本值得重视和收藏,它的价值都是若干年后历史沉淀所形成的。也就是说,由无数个“今”的积累而成为“古”的。忽视了今天之“今”,也就放弃了明天之“古”。因此,今天看来也许很普通的版本,随着时间的推移,多少年后也可能成为举世罕见的珍稀图书。从这个意义上讲,“文革”本图书就具有这种潜在的收藏价值。
  “文革”期间,出版业尽管比较萧条,但出于某种政治需要,政治理论书籍却铺天盖地,出版了不老少。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毛主席语录》,几乎人手一册。但是历史发展到今天,有多少人还保藏着当年的“红宝书”呢?它的存世量肯定是越来越少了。偶尔在市面上看到,但是历史发展到今天,有多少人还保藏着当年的“红宝书”呢?它的存世两显然是越来越少了。偶尔在市面上看到,也多是缺篇少页者,好多版本都把林彪持《毛主席语录》的照片和他的“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的题词撕扯掉,成了残缺不全之书。有战略眼光的藏书者应该从”抢救“的角度出发,在这类书的收藏上多动点脑筋,多下点功夫。
  《毛主席语录》如今已成为稀有品种,不仅国内的收藏者开始注意它,也成为海内外人士大力搜寻的对象。道理很清楚,集藏这类已经绝版的特殊年代的流行本是很有价值的。遗憾的是有些人由于缺乏对《毛主席语录》版本的了解,所以购藏起来比较杂乱,显现不出版本发展变化的整体脉络,从而影响了收藏质量。《毛主席语录》是60年代发行量最大的书,累计发行50亿册,覆盖了整个中国,据统计,《毛主席语录》国内外有各种版本多达500余种,从发行对象上区分,它包括“内部发行本”和“公开发行本”两种。1964年1月相继出版两种版本,前者名为《毛主席语录200条》,后者 定名为《毛主席语录》,均为16开本,1964年5月,《毛主席语录》首次正式出版,为52开本,由解放军总政治部编印,以上几种版本皆为纸皮封面。1965年8月再版时,由52开本改为64开本,开始用红塑料封皮,编印单位和“前言”仍署“总政治部”,这几种版本都限定在军内发行。直到1966年,由总政治部编印了第五个向全国公开发行的版本,其“前言”署名改为林彪,成为流行于“文革”的正统“红宝书”。如果藏书家大致了解《毛主席语录》版本的发展情况,就能增强自己收藏的针对性,进而形成颇有特色的集藏。
  “文革”期间出版的各类图书,或多或少地都要烙上那个时代的印记。除了政治理论书籍外,像标榜为“八个革命样板戏”的《红灯记》、《沙家滨》、《智取威虎山》、等剧本;《战地新歌》等歌曲集;《金光大道》等小说;《李白与杜甫》等学术著作,都值得有兴趣的藏书者去访求收藏,因为它们毕竟是代表了那个动乱时代各个方面文化的沉淀,是那个特定时期社会存在的反映。尤其是“文革”期间出版的《水浒》三种特殊的版本很值得收藏。三个版本比较阅读研究,会发现很有意义的东西,有极高的学术价值,这三种版本分别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100回本《水浒传》、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120回本《水浒全传》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70回本《水浒》,这三种版本的特殊之处在于书前都印有毛泽东评论《水浒》的两段语录,还有鲁迅评论《水浒》的一些话。再加上颇具鲜明特色的“前言”,使该书的几种版本都印上了明显的时代印记,是藏书者不可多得的藏品之一。可以断言,用不了多少年,它们必定成为非常有价值的历史“文物”,抢先机者必定得到应有的回报。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512)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