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大道传薪 于 2014-4-4 11:50 编辑

  编号发行本一般是指那些价值高,印数少、限量编号发行的书籍。有的发行单位,出于某种需要,对所编号的图书发放到谁的手里,均一一登记造册,这就更增加了这种书的神秘色彩。特别是对有的图书发行对象,明确限定的行政级别或一定的专业技术职称等级内发行,只有够这些条件的人才能享受阅读待遇,从这个意义上讲,编号发行本又似乎代表一定的政治待遇和一定的学识水平。由于有许多方面的“题材”,再加上一些人“少的必是好的”心理因素的影响,藏书者都愿意在这种书上投资,一旦买进,决不轻抛。等同于珍品一样收藏。
  图书编号发行由来已久,著名散文家梅志曾在《书香余韵》一文中讲述过鲁迅向胡风赠送编号发行本的经过。她说:“鲁迅先生还送给我们一本珂勒维支的版画集。那是八开本,用上等的中国宣纸印的,封面也是用中国纸,是线装的。封面上有一条二寸宽的白色点金的纸,上面是鲁迅先生亲自写的书名。里面的画页基本上照着原画大小,这样壮观考究的画册,在国内恐怕很少见吧。据说,每本要赔几元,所以只印了三百本,并在每本的扉页上注名了册号,胡风得到的那本,记得是六号。”从梅志的追忆中人们可以看到,这是一部非常珍贵考究的画册,不但在用料上优中选优,而且装帧极为精美,具有极高的学术和观赏价值。正因为如此,鲁迅先生认可作赔钱买卖,也坚持把这样优秀著作印行于世。
  就是在今天,限量编号发行的图书也很多。如1985年12月,江苏古籍出版社印行的《康有为(大同书)手稿》,就限量发行500部,而且在每部的扉页上都印有“限量版第xxx号”的字样,其序号正楷手书,并在该书钤有该社的篆文朱印,这种印制精美、装帧新颖的图书,可以称得上是编号发行本的精品。1987年,齐鲁书社出版发行的洁本《金瓶梅》,当时规定的发行对象,个人必须是《金瓶梅》研究会的会员,或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并具有副教授或研究员以上职称者,要求全部购书者都要按规定填写购书表格。可见,所控制的发行范围已经达到了极其严格的程度。
  就其图书编号发行的方法而言,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实,虽然有其必要,但也有一定的局限性,最明显的弊端是它限制了图书广为流通这一图书重要功能的发挥。从积极的方面看,术业有专攻,对学有所长的研究者提供适合本专题研究之用的书籍,更显得有针对性。况且,像《金瓶梅》多少年来一直被视为“禁书”的图书一旦开禁,在当时也可能带来负面效应,这种为特殊方面的人才提供特殊的服务,似乎也情有可原,顺理成章;从其局限性看,特别是在“读书无禁区”的倡导看来,对读者对象不该严格划定界限,限定读书范围,在人类文明成果面前,应该体现出人人平等、成果共享的原则。
  除了以上讲到的正反两方面外,图书编号发行也能起到一定的“促销”作用。前几年,《新闻出版报》以《我国首部金质书籍问世》为题,报道这样一条消息:“由人民日报事业发展部等单位运用激光技术制作的金书《孙子兵法》,近日由海南出版社出版。这本书由100张含金百分之99.9的24开本金版装帧而成。金书金纸致密柔韧,弯展自如,整部书由里到外,浑然一体,是采用当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激光技术雕刻印制而成的。据悉,该书限量绝版编号发行2000册。”从报道的内容看,没有限制读者对象,只是介绍了这部金质书籍的品位及其收藏价值,由于限量而编号发行,特别是“绝版”二字有广告词功效,特意提醒广大读者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在客观上起到了其“促销”作用。事实上如果经济条件允许的话,这种“限量绝版”的编号发行本确实值得藏书者收藏。

收藏
点赞 (1)
阅读量 (575)
返回

评论

评论人: 戈卫(火娃)

评论时间: 2019-07-11
学习了。大道传薪老师也是位知名的收藏家。这些经验很可贵。问好!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