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大道传薪 于 2014-4-1 15:38 编辑
  如今,在一些市区的街头巷尾,人们时常可以观赏到蔚为壮观的花圈长龙。少则十几个,多则几十个。而且明显地显现出个头越扎越大,质地越做越精良的趋势。更有甚者,绢花取代了纸花,白绢挽联取代了白纸挽联。其规模之大,气势之宏伟,实在让人咋舌。人们驻足观看时,免不了多有一番訾议。
  难道这就是所说行大孝之礼吗?人们自然会产生这样的疑问。笔者就看见一位上了年纪的人见此番情景,慨言之:“这都是给活人看的。”真是一语破的。送葬人的心态尽管难以捉摸,但这个目的是一目了然的。给活人看什么呢?无非是炫耀其儿女对老人的孝顺。再者自己人缘好,正所谓“后三十年看子敬父。”人们乍一看似乎也能理解,但细一琢磨实在不是那么回事儿。民间有句俗话:“活着不孝,死了乱叫。”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孝子”是不乏其人的。
  笔者就曾接触过这样人,老人在世时,被儿子和儿媳视为“累赘”,丝毫不尽赡养之责,致使老人经常流落街头,沦为乞丐;可一旦老人死了,却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孝顺”,扑在老人身上,呼天抢地的嚎叫。这种自欺欺人的拙劣表演,只能使了解底细的左邻右舍嗤之以鼻,投以鄙夷的目光。可想而知,这样的不肖之子,扎再多的纸人纸马,把引魂幡挑到天上去,把花圈摆出几里长……在群众的心目中,也仍然是忤逆之子、不孝之徒。至于同志间为了表达哀悼之情,略有破费,也情有可原,但决不能火上浇油,在客观上助长“白色消费”之风愈刮愈烈。
  话又说回来,即便是生前厚养,尽了儿女们的一片孝心,死后也没有必要耗费巨资,摆那么大的排场。宋人高翥有一首《清明月对酒》的短诗,诗中有这样两句话:“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虽然这两句诗流露出诗人“及时行乐”的悲观情绪,但他所说的“一滴何曾到九泉”却是一句实话。人死了,祭奠得再铺张排场,死人也是领受不到的。正因为如此,古往今来的有识之士,都提倡过“厚养薄葬”的做法。东汉大学者王充在《论衡》中说:“皆以薄葬,省用为务”。对“薄葬”之举看得更重。很明显他们提倡的祭奠思想,直到今天也是深得人心的。至于我们共产党人徐向前元帅留下一不搞遗体告别仪式,二不开追悼会的遗嘱,为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上了最后一课。这种宽广胸怀和求实精神实在值得人们敬佩。
  我总觉得,“省用为务”,应该成为我们丧葬中必须坚持的原则,不然的话,在人类社会已进入现代文明的今天,当我们看到一幕幕愈演愈烈的“壮观”、“动人”的白色场面时,就会让人更痛苦,更悲哀。媒体曾多次报道,全国一年烧掉的花圈就折合人民币几十亿元之多。真可谓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如此巨额耗费,简直让人震惊。一个有良心的共和国公民,确实应该好好地想一想,这样的“白色消费”值得吗?它究竟有什么实际意义?
  即便我们从一家一户去打算盘,搞这样铺张的祭奠也没有实际意义,莫不如一方老人去世,用这笔钱去周济另一方仍然健在的老人,如果在“厚养”上尽了儿女之孝,平时千方百计让老人生活得称心如意,我想,等到谢世时绝大多数的人是愿意“薄丧”的。这样一来,“白色消费”就会大大降低,既树了一代新风,又节省了巨额耗费,于国于家都有利,想开了,何乐而不为呢?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572)
返回

评论

评论人: 戈卫(火娃)

评论时间: 2019-07-11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问题,有人说这是旧的传统风俗影响,而我看不仅如此,还有恶性的现代商业炒作加入。所以现在越搞越新鲜,甚至有个还给离世的亲爹买“小姐”、“二奶”等。可见中国现实的“白色消费”确实令人堪忧。而且越是越后地区越是严重。问好大道传薪老师!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