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大道传薪 于 2014-3-25 10:35 编辑

一篇作品发表后,读者褒贬不一,继而引起热烈的争论;或者说一部作品出版之时,很快遭到一些人的贬损,但通过争鸣,却愈发确定了作品在某一学科领域的地位。凡是这样的作品多可以称为争鸣作。它一般多出现在社会科学门类,特别是文艺作品,尤以小说为最。
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伤痕文学”的出现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贬损者有之,褒奖者有之,通过争鸣,人们愈发认识到作为一种创作思潮,“伤痕文学”在新时代文学发展过程中,产生了巨大的现实意义。作家们从“四人帮”文化专制主义的桎梏中解放出来,第一次使用恢复了本来面目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对“四人帮”倒行逆施及其给党和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和创伤,作了令人震惊的真实的揭露,写出一大批带有浓重悲剧色彩的作品,如短篇小说有刘心武的《班主任》,卢新华的《伤痕》等,中篇小说有从维熙的《第十六个弹孔》,冯骥才的《铺花的歧路》,长篇小说虽然出现较晚,但有些也属于“伤痕文学”的范畴,如周克芹的《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叶辛的《蹉跎岁月》等,都曾引起过争鸣,产生过强烈的反响,收到了较好的社会效果。这批“伤痕文学”的出现,带给人们一种强烈的思想上的解放感和艺术上的新鲜感,在新时期文学的发展中起到了披荆斩棘、敢为天下先的开路先锋作用。
90年代中叶,作家贾平凹的《废都》和莫言的《丰乳肥臀》,在当时的文艺界也曾激起两次轩然大波。有人把《废都》称为当代的《金瓶梅》,也有人把小说《丰乳肥臀》说成是涉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作品,有人甚至说书名本身就很下流,有淫秽之嫌,与此相反,也有许多读者摆出种种理由,说是创新之作,是难得的好作品。好在两次讨论的结果都未以不幸告终,而两书在出版发行上也一切照常。但藏家普遍认为,讨论前印刷的版本优于讨论后印刷的版本,比较而言,前者更具有收藏价值。
争鸣作历来是藏书家着力搜求的目标,许多有先见之明的藏书者不管讨论结果如何,从一开始就购买类似的争鸣作,因为他们心里明白,不管讨论结果如何,它都将导致这种书在读者中的“知名度”大大提高,况且,争论伊始购藏总比有的书经过不幸后再来访求保险得多,有时从价格上看也便宜得多。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432)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