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很是惭愧,读了半辈子书,也没有悟出读书的门道来。过去虽然也很欣赏“无情岁月增中减,有味诗书苦后甜”、“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之类的读书箴言,但对其中的“味”字并没有透彻的理解,古今文人的一切读书活动都证明这样一个道理:读书须先知味。它不失为人们读书入门的圭臬。
  有经验的读书人都有这样的体会,读书也像吃饭一样,是有味道可言的。“味”字是读书的关键。所谓味,是不可捉摸,只能意会不好言传的。也就是说,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胃口,其喜好的味道各不相同,所以必先知其所好,才能读出味来。据史书记载:陆游说他小时候偶然见到陶渊明的诗,便欣然会心,爱不释手,天黑下来后,家里人喊他吃饭他都顾不上吃,饿着肚子一口气读到深夜。他正是因为读出了味道,才能够痴迷到这种程度。
  古人在漫长的读书实践中,对读不同类型书籍的感受作过形象的概括。《李淑书目》中说:“诗书为太羹,史为杂俎,子为醯醢,是为书三味。”意思就是读四书五经,味同吃大米白面,为饮食之本;读历史传记,味同吃美馔佳肴,乃口腹之享;读诸子百家,味同吃酱醋佐料,只是调味之品。故而“三味”便与读书活动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有人读几十年的书,仍然读不出味来,究其原因,往往都是读了与自己胃口不相吻合的书,或者说不得其读法。在过去的读书人中,也有人自幼嚼书本,老大不能通一经,这便是食古不化,勉强读书所致。怎样避免类似的悲剧在自己身上重演?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投其所好,读自己所喜好之书,对自己不喜好之书坚决搁置一旁不读,这便是知其味的读法。
  早些年听朋友慨叹,真没办法,我一翻开书本就觉得头疼。对这位朋友我现在似乎理解他了。这种现象往往都与硬着头皮读书有些关系,这样做的结果,用比较通俗的话说,也就是读伤了,假若一意孤行的话,弄不好会终身视读书为畏途。萧伯纳就曾说过,许多英国人终身不看《莎士比亚》,原因就是幼年塾师强迫背诵所结下的苦果,因此说,读书千万不能勉强。
  梁启超堪称最解其中味的读书者。他虽然一生与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从本质上说,他是一位学者,善得读书趣味。在他心绪不定的时候,读经典以养心;痛苦伤感的时候,读诗词以涵泳性情;在国家危亡的时候,读东西方书以求救国救民之道……他尽管学富五车,读了很多书,但却不是被迫苦读,而是兴味盎然地找书读,以追求真正的趣味境界。
  不会读书的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得过且过,说什么“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最好眠,等到秋天冬又至,不如等待到来年”。其实,对会读书的人来说,一年四季都是读书的好季节,但必须有一个前提,一定要选择适合自己口味的书来读,兴味到时,捧起书来就读,这样才能把书读活,即便成一个“书淫”,也不能成一个书奴,这才叫真正的读书,这才不失读书之本意。
  当然,本文所论述的是指鲁迅先生所说的“嗜好的读书”。至于说“职业的读书”就不能完全凭兴趣去读了。就像鲁迅先生指出的那样:“所谓职业的读书者,学生因为升学,教师因为要讲功课,不翻翻书,就有些危险的就是。”但话又说回来,即使是这类书,如果真能够读出味来,其学业也是能够有更大长进的。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518)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