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大道传薪 于 2014-2-11 11:22 编辑
  这是我1978年写的一首小诗,当时发表在《辽宁青年》半月刊上,前些日子翻检凌乱的旧书,无意中发现了这首小诗,现在拿出来阅读,无异于标语口号诗,毫无诗意,味同嚼腊,应该把它扔在垃圾桶里,但又一想,毕竟是自己写就的东西,无论多么丑陋,总还是花费了心血,不免有点钟爱,别人看也许没有什么意义,但自己看却能勾起不少对当时情景的联想,这样一来,也能得到一些慰藉。由于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有的诗句今天看来已经不合时宜了,这一点相信网友们是会理解的。
                            ――作者的话


  月色如水,给车厢披层白银,
  出乘归来,喜滋滋跨进家门;
  小妹妹笑眯眯地递过一封信笺,
  抖开信,牵动姑娘一颗火热的心。
  
  这封信寄自遥远的牧村,
  回味深情话语,两颊泛起红晕;
  追溯起两年前牧场上的战斗生活,
  记忆的河流卷起了遐想地波纹――
  
  共同的革命志向使他们爱上了草原,
  一样的远大抱负让他们表达了忠贞;
  不去慕恋那月下河边的甜言蜜语,
  不去追求那赏心悦目的柳絮花荫。
  
  铿锵誓言,犹如战鼓在耳畔频敲,
  字里行间,展现着战天斗地的广阔胸襟;
  新时期的总任务鼓舞着斗志,
  向你挑战,比试比试你的韧劲。
  
  “华主席挥巨手我们冲锋陷阵,
  向‘四人邦’讨还美好的青春”;
  此刻姑娘的心潮腾起了巨浪,
  正地体味到什么是“知音”。
  
  披着夜色姑娘奋笔疾书,
  笔下轰响卷天席地的雷阵;
  “用竞赛的捷报向党中央报喜,
  革命青年在华主席的率领下胜利前进!”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893)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