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大道传薪 于 2014-2-10 11:43 编辑
  有报道称义乌一名新郎到浦江订婚,订婚规格按照义乌传统,采取最高规格十八担,十八担除了酒、日用品外等,还有8888888现金,现金重量达到102公斤。这些彩礼由18名汉子挑着,他们后面跟着玛莎拉蒂、奔驰等10辆豪车……
  看了这样的报道,人们咋舌惊愕的同时,免不了都会有一些想法。不用说,这肯定是一个见仁见智的话题。按理说,这是一条喜事儿的报道,人家有的是钱,讲讲排场也情有可原,只要是靠着自己的诚实劳动所获得的成果,人们是不应该说三道四的。这一事件的报道媒体也相当有分寸,基本上是纯客观报道,对这种新闻性事实既无所谓“褒”,也无所谓“贬”,完全是一篇中性报道,不过把事实披露出来而已。
  但我可以肯定地说,“众眼是秤”,也不用媒体的舆论引导,这件事是非曲直,大家还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的。从积极的方面去考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对谁家来说,也都是头等大事儿,作为新郎新娘的父母,把孩子们的订婚仪式办得厚重一点儿,体面一点儿,似 乎也无可厚非,人家有那个经济实力,愿意在这个事上多花费一些,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对这种事情横挑鼻子竖挑眼,好像也有一种“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意味,如果由此产生“羡慕嫉妒恨”的扭曲心理,就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了。
  但我还是觉得,对大多数人来说,不赞成这种高调“炫富”还是另有原因的。怎样看待金钱?毋庸讳言,金钱不仅可以在商品社会中呼风唤雨,而且也可以使非商品的东西商品化,它不仅是财富的象征,同时在某些场合也成了经济价值的筹码。金钱是双刃剑,有了钱,用得恰到好处,它会创造更多的经济价值;而用得不好,真的就成为人们所说的“万恶之源”了。而义乌这个富豪在订婚仪式上一掷千金,效果又会怎么样呢?我想对大多数人来说,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最直观的效果就是对两个孩子来说有什么好处?新郎新娘组成新的小家庭以后,有了这么丰厚的家底,如果不是上进的孩子,基本上可以不劳而获、坐享其成了,因为谁都知道,“不满足是向上的车轮”,既然老人把他们创业的空间堵死了,他们也只能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了。宋代文学家欧阳修曾经说过:“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说的也是这个意思,事实证明,过度的安逸并不是什么好事儿,你就是再富有,也有坐吃山空的时候。从这一点上看,老人不替孩子作长远打算,也算不上真正地爱孩子。
  说这些话,当然是从积极的方面去考虑的,但从消极方面去思考,我还是觉得这样的家长从层次上说,是很“浅”的。记者在标题上称其为“土豪”,我倒觉得是恰如其分的,维妙维肖地刻画这种人的嘴脸。为 什么这么说呢?这样的人并不是真正的富有,相反而是很“穷”,穷得只剩下钱了。清代龚未斋有一句话非常耐人回味:“人而贫,尚有分贝之厚;人而穷,则躬无出穴之日。”这句话通俗地讲,就是做人如果踏着一个“贫”字,下面还有一分宝贝藏着,如果踏着一个“穷”字,那么他的躬躯就没有出穴的日子了。从词义上讲“贫”与“富”相对,“穷”与“达”相对,古人依据“会意”的造字原理,阐述这个意义是非常深刻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也正好诠释了普通老百姓说的那句话:“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再说了,说“土豪”“穷”还穷在他不识时务上,党的十八大之后,党中央三令五申地提倡艰苦奋斗、勤俭节约之风,可你倒好,偏偏在这个时候高调“炫富”,就好像“天下皆贫,唯你独富”一样,殊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你富的不知得有多少人?可有多少人像你这样了?说到底,这是一种很不好的风气,与当前的大气候显然是格格不入的,我相信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会对这种浅陋低俗之风嗤之以鼻的。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374)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