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都市报》曾作过报道,襄阳两名男子乘公交车因座位起争执,67岁的胡某在冲突中突发疾病,经救治无效去世,52岁的田某也于10日后病逝。事后,胡某的家属将襄阳公交公司告上法庭,请求判赔26万元。该市樊城区法院一审宣判,驳回了诉讼请求。
  看了这样的报道,心里非常不是滋味,越琢磨越觉得两个人死得不值得。一个称得上是“准老人”,一个是正儿巴经的老年人,为了争一个座位而命丧黄泉,实在是说不过去。司马迁有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两位老人自然属于后者,让人惋惜的同时,似乎更让人投以蔑视的目光。
  人一跨进“半百”的门槛儿,就有人称你是“五十老汉”。好在按照中国人的习惯,不讳称老。实在地说,老了也没有什么不好。据《礼记》记载,在先秦时代是“五十养于乡”,也就是说,人活到五十岁,就可以居家享清福,安度晚年了;又说“五十杖于家”,意思是不管老父是否在堂,儿子到了这个岁数,就可以拿起一根拐杖,在家里耍耍威风了。可见摆老资格的风俗由来已久。既然老人有如此待遇,一些人便未老而称老,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诗人杜甫,刚刚45岁,就自称是“少陵野老”。但话又说回来,四十有五,也确实是“垂垂老矣”了,因为在唐代社会,人均寿命还不到30岁。
  历史发展到今天,人均寿命与那个时代相比,翻了一倍还多,但不管怎么说,50多岁的年纪,在世俗人的眼光里也都可以称为老人了,尊老爱幼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但老人在受到尊重的同时,老人自己如何做到自尊?也是摆在人们面前比较现实的问题。早晨看沈阳电视台的“看今天”节日,报道了一位山东老人也是坐公交车,上车后无人让座,有人对此愤愤不平时,老人说:“没关系,上班族也挺不容易的,我毕竟是个闲人,站一会儿累不着。”老人的几句话受到身边人的赞扬,试想,如果襄阳的两个老人其中有一个有这位老人的情操,也不会酿成如此的悲剧。
  在全社会呼吁“尊老”的社会风气下,老人应该想的是如何“自尊”,老人应该有老人的情操,老人应该有老人的作派,即使在家庭里,也应该是分别有让,做出表率,绝不能“父不父,子不子”,如果老人做的事儿还不如孩子,你又怎样去教育你的孩子?儿女们一旦长大成人,也会瞧不起你这位老人的。古代蒙书《名贤集》有一句话:“一争两丑,一让两有”,连孩子们都应该懂得的道理。而两个老人却不明白这个道理,说起来确实是挺让人难以启齿的事情。两个老人肯定没有想到,你们这么做,怎样让年轻人去尊重你们,又怎样配得起年轻人去尊重你们?
  如今,我已经两鬓斑白,跨入了老年人行列,我也在想,人到了老年,确实有个怎样对待老年的问题,换句话说,总要为自己设计一种老年的境界。向高标准追求,就是“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等而下之,就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以恬静的心态面对人生。尤其是到什么时候不能倚老卖老,为老不尊,也只有这样,活着才能意义,才不至于让儿女,或者说下一辈人难堪,羞于称是自己的老人。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409)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