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刘朝圣 于 2014-8-8 11:32 编辑
散文
生命的风采


妈家的阳台上养了两盆蚂蚁菜。
“都进城五六十年了,农村的生活习惯总是忘不掉。” 我心里这样想,嘴里对母亲说着。邻家的阳台上养的各种花卉,或名贵或高雅,而我家阳台上养的是两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蚂蚁菜,让我不屑一顾。过去多少次回家,对这两盆野花我熟视无睹,从未仔细端详过,从未曾想为她浇点水。
妈对我的话,似乎并不在意,只是说:“蚂蚁菜好,比什么花都好。”
最近两年,妈过了九十岁,再也不能象昔日那样风风火火地操持家务了,甚至日常生活也常常需要别人帮忙。我回家的时间多了,经常一住就是一个月,接过昔日由妈操劳的家务。我不得不留意那两盆妈养了多年的蚂蚁菜,每隔几日为她们浇浇水。
今天夏天特别热,据说是全球进入了“厄尔尼诺”,南方大雨,北方干旱。都进入三伏第二天了,一滴雨也不曾下过。炎炎烈日下,让我对蚂蚁菜刮目相看了。烈日下,她的躯干非但没有蔫下来,反而挺立着,毫不畏惧骄阳,好似面对强权的志士,颇有威武不能屈的气势;饱满的马齿形的叶子,微微发红的茎干,充满生机,似乎在彰显着粗犷的野性的旺盛生命力;更可贵的是那些在烈日下绽放的红的、紫的、粉的、黄的花朵,色彩艳丽而纯正,那花瓣虽不算大,但绝无杂色,没有任何调合后的中间色调,越是太阳光线强烈,越是盛开,色泽越是正。
我被小小的蚂蚁菜的风采所震慑,我为她而感动,她让我不得不浮想联翩。
查资料得知,蚂蚁菜又名马齿草、马齿龙芽、五方草、长命菜、九头狮子草、长命苋、马蛇子菜等,称谓有几十种,为马齿苋科植物马齿苋的全草,一年生草本,茎下部葡匐,四散分枝,肥厚多汁,绿色或带淡紫色,叶片肉质肥厚,长方形或匙形,或倒卵形,先端圆,稍凹下或平截,基部宽楔形,形似马齿,故名"马齿苋"。
小时候我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记得当年常用蚂蚁菜充饥,或炒着吃,或用水焯过蘸酱吃,或是包菜团子吃;身体被蜂蛰过或是虫叮过后红肿,把蚂蚁菜捣碎敷上,又止痛又消肿。从资料中得知,蚂蚁菜可入药,在许多典籍中有记载。味酸,性寒。有清热、凉血、解毒的功效。用于肠炎、菌痢、疔疮肿毒、蛇虫咬伤、痔疮肿痛、湿疹,急性、亚急性皮炎,带状疱疹、产后及功能性子宫出血、阑尾炎、钩虫病。
我懂了,为什么妈那么喜爱蚂蚁菜。
蚂蚁菜有那么多好听的名字,为什么人们还喜欢叫她那最土、最俗的名字蚂蚁菜呢?我想,或许是她与蚂蚁的性情最接近,是植物中的蚂蚁。她是那么普通,只要是有土壤她就能生存,像蚂蚁一样,你踩上几脚,你毁了她的家园,你水淹她,你干旱她,她总是那么顽强地活着。难怪人们把在北京、上海、广州等那些大都市打拼的人称为蚁族,为什么在高贵的人眼里,老百姓就是“蚂蚁” ?看看这蚂蚁菜就知道了。
我爱上了蚂蚁菜,每天都要看看她,和她高谈阔论,与她窃窃私语。我觉得,我与她是相通的,她就是无数个母亲,她就是无数个兄弟姐妹。
2014年8月8日写于锦州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567)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