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

                   知青教师教出了作家学生

                             作者:蒋光复 

来自 四合院网公众号原文第121篇  2018-09-22

        知青的时候,我在西丰县安民公社中学当过几年民办教师。民办教师挣工分,一切待遇跟农民一样。
        我教的第一个班是八年级二班。班里的学生来自各大队,远的上学要走一两个小时。学生们大多比较贫穷。有个学生叫刘国强,长得很清秀,个子不高。他平时不言不语,衣服也比较干净整洁。他学习不是很突出,但是较好,属于中上等那样。他各项活动都能积极参加,但是从来不在大家前面张罗,总是跟在大家的后面做,做完了也不表白。在班里面,他是个什么都做得较好却永远不当优秀的学生。后来才知道,他的父亲原来是领导干部,反“右倾”的时候被定成“坏份子”,在生产队里监督改造。刘国强和父亲两个人一起生活。我想,刘国强在班级里面总是小猫一样小心翼翼的,大概和沉重的政治压力、艰苦的生活分不开吧。
       但是他还是跟其他同学有不同的地方。他从来不跟着起哄,不说脏话。他爱好美术,私下里自己画画。班级搞过一个忆苦思甜巡回展,他和另一个同学连续几夜画出了整个展出所需要的连环画。展出效果很好,受到了校领导和当地农民的赞扬。用现在的话来说:太有才了!
       他毕业后回生产队参加劳动了,淡出了我的视线。
       1980年我回沈阳了。大概是1995年,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激动,喊着对我说:“是蒋老师吗?我是刘国强啊,找你找得好苦!”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学生还想着我,我很感动。
       那天晚上我们在一个饭店见面,他已经是一个省级杂志的副主编了。他把编辑部的同志都带来了,很自豪地向他们介绍:“这就是我经常提起的蒋老师,是我很崇拜的老师!”
      席间,他讲了我许多往事:
      蒋老师记性有时候很臭。他教我们唱陕北民歌,我们都滚瓜烂熟了,他却搞不清是“高楼万丈平地起”,还是“万丈高楼平地起”。我们多次纠正,他仍然是不可救药。但是蒋老师唱歌极好,我们都很佩服。
      下课的时候,蒋老师和我们一起“骑驴”。谁输了谁要被人骑。蒋老师输了,也让我们骑,我们很尽兴。女生看着吃吃地笑;别的老师看见了,眼球都快瞪出来了。
      我最佩服蒋老师三样。查字典,蒋老师是掰字典,用手一掰,常常要找的字就在那一页。背古文,大段大段地背诵,还没有一个老师能够熟练到这个程度。写文章,文革以后,蒋老师在《铁岭日报》上发表了一些散文和散文诗,当时觉得真了不起。后来我热衷写作,就是受了蒋老师的影响,只是他不知道吧。
      那些细节我都忘却了,他却讲了很多,让我感到他那深深的情谊。
      后来刘国强辞职回家写作,近几年已经发表好几百万字的作品了,每有新作出来,总是第一个告诉我。《沈阳日报》曾经两次连载他的长篇报告文学《日本遗孤》,这是一部具有震撼力的好作品。
      我想,“知青运动”是必须否定的,我最讨厌“青春无悔”那句话。但是作为知青这个群体,曾经呼号过,抗争过,奋斗过,奉献过。他们是被历史无情耽误的一代人,也是把青春奉献给农村建设的一代人。他们在农村的奉献,至今被人们记得和赞扬。就像我这个知青教师,虽然是民办教师,但是曾经培养出优秀人才,他们至今还记得我。

      作者简介:蒋光复,男,1945年出生,老知青,现居沈阳。曾在省、市级报刊上发表多篇散文、报告文学、短评、笔记小说等作品,亦多次获奖。近两年开始写诗词,时有诗词发表在省市级报刊上。曾获盛京文学网第一届网络文学大赛诗词奖、第二届大赛散文提名奖。

收藏
点赞
阅读量 (131)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