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兄妹情:最珍贵的手表

                    作者: 蒋光宇 

来自 四合院网公众号原文之第120篇  2018-09-14

      1968年9月18日,我和妹妹一起从沈阳市第五中学下乡到盘锦地区前进农场高家大队,在那里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我被分配到第七小队,她被分配到第六小队。由于当时是按民兵的编制称呼生产小队,所以第七小队叫七连,第六小队叫六连。
      妹妹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品学兼优,是校大队委员会或学生会的干部,在各方面都有较好的基础。下乡后,由于她虚心向贫下中农学习,劳动积极,肯于吃苦,为人善良、忠厚,得到了大家的信任,很快被推选为六连的指导员。
      1971年,辽河油田面向知青招工,妹妹被贫下中农推荐到油田当了工人。到了油田,她被分配到运输处做仓库保管员。当时她的工资是18元,加上18元野外补贴,一共才36元。她除了最基本的生活费之外,从不乱花钱。她把省吃俭用的钱和粮票,一部分给了当时生活比较困难的父母,另一部分给了我,每月10元钱,10斤粮票。
      1972年,我被抽到高家大队学校当民办教师。那是大雨过后的一天下午,妹妹踏着泥泞的村路来看我。她见到我就高兴地说:“哥,你当民办老师了,我送给你一件用得着的小礼物。”随后,她将一只崭新的手表放到我的手里。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新款的上海牌手表,感到喜欢,也感到惊讶。因为当时的上海牌手表很难买,得凭票,价钱也挺贵,一百多元。不管是谁,如果能带一只上海牌手表,都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我问:“你参加工作的时间不长,每月只挣36元,既帮家又帮我,怎么能买得起这么贵的手表?”
      妹妹和气地说:“你就别管钱是哪来的啦。”其实不用她多说,我心里明白,这买表的钱,不是她借的,就是她节衣缩食积攒下来的。
      我推辞说:“现在,我们知青中带手表的人毕竟还很少,不像在油田工作的人那么普遍,你还是自己留着用吧。有正式工作了,你就不能像当知青时那样一点也不讲究了。”
      妹妹有些急了,生气地说:“给你的,就是你的。要不是你教书需要,我根本就不能买。你好好看看,这是男表,还是坤表。”
     我不能再说什么了,再说妹妹会伤心的,会哭的。
     从那时起,我开始带着妹妹给我的这只上海牌手表教书了。有的同事开玩笑地问:“从哪儿变出了一只这么好的手表?”有的学生好奇地说:“老师有新手表了。”
      每当这种时候,我都既不露声色又心怀感激地说出妹妹给我手表的故事。不管是谁听了我的讲述,都羡慕我有一个难得的好妹妹。
      情义无价。我一直为有这样一个学习好,品德好,在各个工作岗位都做出了一定成绩的好妹妹而感到自豪。我始终认为,这只上海牌手表,就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手表。


      作者简介:蒋光宇,男,1947年生,1968年沈阳五中到盘锦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2007年退休。著名作家,出版专著30余种,教育部十二五重点课题组特聘作家专家,文章被选入小学语文课本和欧洲、美洲发行的汉语文中学课本。

收藏
点赞 (1)
阅读量 (169)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