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戈卫

        受全球新冠状病毒的影响,沈城民众的心情沉闷了几个月了。 然而随着沈城防控形势的初步好转,部分公园的开放,人们的心情也伴随这春夏之交的诱人景色而渐渐愉悦起来。
       最近沈阳北陵公园正门荷花湖游客们惊喜的发现一家野鸭在此入住了,这可给不少游人,特别是摄影爱好者们带来了很多欢乐。人们纷纷特意来此观看或带着“长枪短炮”前来拍摄,四合院的张军网友也加入其中。
        欣赏张军发来的这组照片,让我也着实兴奋了一把。说到对这组拍摄作品的艺术赏评,本人深感知识有限不感妄加评论。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我却颇有一些感想。
        沈阳北陵是我们沈阳市区最大的公园。占地330万平方米。1643年(清崇德八年)建成。原本是清太宗皇太极和孝端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的陵墓——昭陵。也就是说清朝没被推翻之前,这里并非是随人可来的禁地。 1927年,奉天省政府将清昭陵辟为公园,因位于市区北部,故又得名北陵。昭陵是沈阳重要的名胜古迹之一,是我国古代建筑的精华,也是汉满蒙民族文化交流的典型。新中国建之后除沈阳市民喜欢来此浏玩之外,也是国内外来沈旅游观光的必选之地,所以一年四季游客之众可想而之。
       由于游客之多,环境保护意识差,也严重影响了人与文物、人与自然、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除了许多历史文物保护不够、自然景观修复没跟上来之外,类似松鼠等小动物基本见不到,大批候鸟更是远远地绕开这里。
       没办法,当时沈阳的城市文明水平就是这样。记得20几年前,沈阳市政府曾在沈阳中山广场放了数千只鸽子,以彰显沈城这座古老城市的文明。结果不出一个月鸽子全部绝迹了。有人说:“都被一些不法之徒烤吃了。”这话我虽然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看到那红红火火的夜市烧烤生意,也使得我不得不信。那段时期几乎所有小动物防范人的伤害,就如同今天人们防止新冠病毒伤害一样。
       党的十八大以后,我们党和政府提出了建立生态文明的新理念,同时加强了动植物保护的法制建设。如今全社会对人与文物、人与自然、人与动物的和谐共生意识确实得到由量到质的明显提升。现在哪个城乡的生态环境好;哪个城乡候鸟来得多;哪个城乡小动物不怕人了,这简直就是这个城乡文明的重要标志,这比上百个称号和奖牌更有说服力。
      很明显,北陵正门荷花湖平时是来往游客最多,也是相对最嘈杂的地方。野鸭妈妈竟然能选择这个地方来哺育它的十几只幼鸭,这应该不仅是“勇气”,更是对这里游人的“信任”。
      或许野鸭妈妈相信在这里更有利于与人类亲密接触,更有利于它的子女们茁壮成长。也或许野鸭妈妈希望在这里给游人们带来欢喜的同时,也希望通过更多摄影人使它们也能过把“网红”瘾。
      我们也希望明年,乃至今后每年,这一代又一代“成家立业”的野鸭们再来,再好好地为我们沈城添彩。

收藏
点赞 (1)
阅读量 (237)
返回

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