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网站管理条例
找回密码
搜索
查看: 164|回复: 1

【原创】相逢何必曾相识

[复制链接]

1732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发表于 2018-12-2 19: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锡镇 于 2018-12-3 12:28 编辑

相逢何必曾相识

    在11月27日,我应邀陪同沈阳市公共关系协会李铁生会长去了一趟法库桃山老窖酒厂洽谈推进蚓激酶合作项目。这是我今年第六次回法库了。我和铁生都是沈阳六中初中生,我念初三;他读初一。68届一起下乡都在法库县十间房公社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那时,我在前魏楼大队;他在榆树底大队。这次一起重返故里分外地高兴,源于今年大年初四我参加了县委、县政府召开的“三引三回”法库老乡(知青)迎新春联谊会,而且代表老知青在大会发言,表示力所能及为第二故乡做贡献。在铁生努力下,开发蚓激酶高科技项目,今天终于有了眉目。桃山老窖酒厂窦永强厂长很重视我们的到来,邀请市下派到桃山村的“第一书记”鲁赞军一起到高速出口迎候我们一行。       
    桃山老窖酒厂坐落在孟家镇桃山脚下,俗话讲“酒香不怕巷子深”,桃山酒历史悠久,享誉国内外。窦永强是法库桃山酒传人,办公室里的桌子和茶几上堆满了有关《蚯蚓》方面的书籍,窦永强说:“这些书都是在网上旧书摊上淘的......。”这真是卖啥吆喝啥啊!农民企业家爱一行钻一行。着实令人折服,铁生与窦永强洽谈业务,我打量起市里下派干部桃山村“第一书记”鲁赞军。“多长时间回一次沈阳?在市里哪个部门工作?......”我问着,听着,看着眼前这位年轻干部。浓眉大眼,老成厚道地沉着应答:“市法制办的,回沈阳很少,回法库多,自己父母在法库,说起来我也是法库人。”原来,是我的法库半拉老乡啊!不由想到我们是在“文革”中上山下乡来到法库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眼前这位年轻人是市里下派的“村第一书记”,都是从沈城来到法库似曾相似,但时代不同了,其意义远非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而是肩负着加强党的农村基层组织和加速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具有深远意义,从而保证党对农村各项政策不折不扣直接落到实处。“我姥姥家在法库南面一个叫营子的地方,”“啊!什么地方?”我不由自主问道。“营子!”答道。“姓什么?”紧接着问,“姓何!”回答。我脑袋瓜子一转,营子只有一家何姓。莫非是?没容多想脱口而出,“何允正是你什么人?”我试着一问,“我老舅呀!”就这样一问,眼前蹦出个外甥来。(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32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15: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锡镇 于 2018-12-4 18:05 编辑

    (接上文)为了使我这个“舅舅”身份得到确认,打开话匣子,以往深情地讲起故事。1968年我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在南营子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结识了许多农民朋友,何允正便是其中最好的兄弟之一。那时,何允正14、5岁,在七队担任“羊官”,每天放羊。最好的搭档是七队“牛官”安富民,年龄相仿,两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最好朋友。腊月里,白天俩个人在大地一边放牛羊;一边在树趟子里捉雀。两个机灵鬼将马尾栓成活套放置在树趟子里,然后,就是轰赶成群的雀中埋伏。两个人在远处观察被马尾套住的野鸟“扑啦、扑啦”乱蹦,然后将捕获的野雀收入囊中。晚上跑来我住处敲窗户,“锡镇哥、锡镇哥...”听到这声音,是我最高兴的时候。两个小家伙进屋赶紧和泥把雀包起来,放进门灶子里,开始抱柴烧炕。不大一会儿,炕热了撤火,黑黢黢的泥巴摔碎,我就可以品野味,飞禽胸脯、大腿肉绝对鲜嫩可口,香味四溢。如果没有羊倌、牛官良苦用心,哪有我的口福呢!每逢隔三差五就来这么一次,苦中有乐,成为知青经历中一件难以忘怀的事儿。
    何允正领我去他们家,见到他父母双亲,父亲人称“何先生”,七十来岁的老人,大高个,精神矍铄,慢条斯文,早期民办教师退休,在当时也是十里八村的“文化人”。我看见炕桌上放着几本前苏联科学家米丘林果树栽培剪枝法(
由于米丘林培育出300多种新型果树,而受到苏联政府的赞扬。),老先生侍弄窗前屋后果树有一套经验,经常有村民前来讨教。老先生不下地参加生产队劳动,由在大庆工作的长子何允中、在法库县城里工作的长女何慧元赡养,父母在农村家里颐养天年。次女何慧芳出嫁给我们生产队老高中生安贵纯,三女何惠文担任大队妇女主任,只有老儿子何允正留在身边参加生产队劳动。在当时这算不错的人家,全堡子里也绝无仅有。星期天长女长婿从县城里来送细粮大米、白面;年节一定收到大庆长子寄来汇款单;次女时常跑过来送一些好吃的和拆洗被褥,全家人其乐融融。回想起来,我也多次端过何家饭碗,在何家做客。我抽调回城后,何允正当了大队电工,屁股蛋子挂着“三大件”,而且结婚娶了媳妇(李家荒地),黄色头发,听人家说,黄头发媳妇厉害......,果真,后来听说何允正有病去世了,至于死于何因不得而知,一直成为心里的痛。
    我再回营子,知道大队妇女主任何惠文去了大庆,寻找哥哥何允中去了。次女何慧芳在县城与儿子儿媳在一起生活,儿子很出息在法库高中当副校长,儿媳在东湖二中当办公室主任。
    今天我在桃山意外地与何家第三代人鲁赞东相逢,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晚晴四合院 ( 辽ICP备13012158号-1

本站联系人:程南  联系电话:18240480355 024-231807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