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网站管理条例
找回密码
搜索
查看: 45|回复: 3

口述见证:沈阳解放那一天

[复制链接]

126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发表于 2018-11-2 15: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沈阳日报 2018-11-02 08:43

       今天是沈阳解放纪念日,历史上的1948年11月2日,随着沈阳宣告解放,国民党反动派盘踞在东北的最后老巢彻底履灭。辽沈战役结束,东北全境回到了人民的怀抱。作为全国工业重要城市的沈阳也重获了新生。为了纪念这个不平凡的日子,我们现将沈阳日报今天发表的《口述见证:沈阳解放那一天》转发到网上,供广大网友阅读、学习和了解。全文如下:

                         贺电传单

东北书店(今马路湾新华书店)回到了人民手中。图为群众正在购买读物。

  1948年11月2日下午5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发布新华社快讯:“人民解放军于11月2日解放沈阳。”从那一刻起,11月2日,成为每一个沈阳人珍藏心底的日子。

  今天,是纪念沈阳解放70周年的日子。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沈阳市政协文史顾问、历史文献收藏家詹洪阁公开了一批珍贵的文史资料,其中就包括刘白羽的《光明照耀着沈阳》、常工的《进军沈阳》以及《东北画报》第45期等,让我们对沈阳解放有了直观的印象。同时,我们也搜集了一批口述资料,采访了相关见证人,还原了“沈阳解放那一天”的感动瞬间,并以此致敬历史。

  一人缴了一队的枪

  解放前,李麟童在北市场共益舞台(即北市剧场,现已拆除)戏班当学徒,时年19岁。1998年,他在一次有关沈阳解放50周年纪念征文中讲述了自己1948年11月2日的见闻。当日早晨7点多钟,他出门给师傅取苞米面,目睹了一名解放军战士缴了一队国民党军枪的过程:

  我出门时满街静静的,店铺都关门闭户,行人寥寥。我背着小面袋从小西门往回走,在路上看见电线杆上贴有红红绿绿的标语,上写“热烈庆祝沈阳解放!”“毛主席万岁!”。

  我顺着小西街穿过市政府后边的鸡鸭市小胡同,就到了共益舞台的那条小街。当时在对门“新味斋”饭店一面街上住着大批国民党士兵,他们见我走过来,问道:“小孩从哪过来?”我说:“从城里过来。”他们又问:“看见解放军没有?”我说没看见,看见解放军贴的标语了。他们大喊大叫:“叫他们来吧!一个也活不了。”

  他们正在耀武扬威时,突然从街东头新光电影院的电线杆后边闪出一人,穿着一身军装,左胳膊上扎着一条白毛巾,手握着美式铁柄冲锋枪,大喊:“缴枪不杀,我是解放军!”只见这群刚オ还耀武扬威的蒋军,连忙喊:“别开枪!我们缴枪啊!”他们把枪支弹药往马路中间一扔,举着双手乖乖地站在道旁。这位解放军端着枪雄赳赳地走过来。正在这时,一个国民党军官开着一辆中型卡车过来,这位解放军上前缴了他的枪,让俘虏把枪支弹药装上车,押着那个军官开车走了。剩下这群有百多人的国民党兵,垂头丧气。有个人说:“怎么就一个解放军咱们就都缴枪了!”有一人顶他一句:“别放马后炮了。”接着,有的披着毯子,有的夹着棉被,向四处散去。

  下午,在这条不宽的小街上来了大批威武雄壮、队伍整齐的解放军大部队,向沈阳南站(今沈阳站)方向进发。这时老百姓走出家门,欢呼解放,我也跟在人群中……

  接收沈阳

  沈阳解放时,韩明顺在东北人民解放军总司令部作战处当缮写员。在《辽宁文史资料》辽宁解放纪实专辑,他有一篇口述史文章《跟随陈云、伍修权等首长接收沈阳》,记述了接收沈阳的过程:

  11月1日晚8时左右,我们到达沈阳北文官屯附近的榆林堡。……

  11月2日早饭后,伍参谋长(伍修权)乘车到沈阳市内,找陶铸同志研究城市接管的卫戍事宜。当时,沈阳市内战斗仍在进行。时近中午,伍参谋长从市里回来了。这时,我们的盖印工作还在继续,又大干了一上午。参谋长兴致勃勃地朝我们走过来,笑着对我们说:“同志们,快干啊!咱们午后就要进城喽!沈阳的敌人已大部被解决,只剩铁西二0七青年师还在作最后的抵抗。”听说马上要进城,我们都很激动,进一步加快了手头的工作。

  当日午后3时许,我们乘车进城了。这时,铁西仍响着战斗的枪声!我们乘坐的汽车经由二台子、大北关,很快进入市区。

  车队进入市区,各个系统和单位便分别行动了。我们乘坐的大卡车穿过中街,随同首长的小轿车继续向西开,来到中山广场拐了个弯,一直开进大和旅馆(今辽宁宾馆)的后院。这时,铁西方向虽仍响着枪声,战斗已接近了尾声。

  在大和旅馆,后院里整齐地排列着30多辆轿车,旅馆的经理已不知逃往何处,有部分服务人员还在。陈云、伍修权首长,就临时住在这里,坐镇指挥沈阳市的接收工作。

  首长住在3楼,我们机关人员住在2楼。刚安顿住下后,我们立即投入了紧张的工作。首先,是通知各部队、各单位立即派人来领取汽车通行证(即用厚纸壳印制的车牌子)。同时,我还要抓紧时间,继续完成布告(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第1号布告和沈阳特别市卫戍司令部第1号布告)的盖印任务。直到晚上7点多钟,我们才吃上晚饭。

  我们进城的当日,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便宣告成立了,陈云任军管会主任,伍修权、陶铸为副主任。军管会就设在大和旅馆,11月5日换到别地儿。

  学生欢迎解放军

  刘华丰,沈阳解放时他正在沈阳北陵青年中学读书,20岁。刘华丰曾撰写一篇回忆文章《沈阳解放那一天》,记录了学生迎接解放军入城的过程:

  沈阳解放的头天晚上,学校要我们明早欢迎解放军入城,晚上饥肠辘辘的我,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心想:明天,在饥寒交迫中煎熬的老百姓将重见天日,我们这些每天只能吃半饱的学生,也不会再挨饿了。

  早饭后,我们把课桌搬到马路边,桌上摆了饭碗,准备了白开水。这就是我们迎接解放军的慰劳品。同学们沿着马路边排好队等候解放军的到来。

  大约上午9点左右,就见远处的北陵方向人群蠕动,隐约看见路中央人头闪动,渐渐显现出身着黄军装、步伐整齐的队伍由远而近,看清了雄赳赳气昂昂的姿势。他们就是驰骋在东北解放战场上的劲旅——李红光的先头部队。欢迎人群立时热烈鼓掌,口号声此起彼伏。随着解放军的前进步伐,一个上午就解放了沈阳。曾逞凶一时的国民党军投降部队,像绵羊似的,一群群聚集在市区马路上。解放军入城后,由于纪律严明,不扰民不害民,赢得了沈阳人民的拥护,全市秩序井然。

  午饭后,同学们在议论国民党的腐败:解放前两天,沈阳市首脑大员们狼狈逃窜,丑态百出,北陵机场一片混乱。他们不顾性命地抢上飞机,超载飞机不能升空,大官们的金银财宝,整箱整箱往下扔……同学们正热烈谈论着,不知是谁在外面大声喊:“同学们!快下防空壕啊!国民党飞机来轰炸了!”大家立即钻进防空壕里。躺在里边,仰望天空,见好几架B29型轰炸机在空中像鬼魂一样上下穿梭在投弹。飞机的轰鸣和炸弹的爆炸声,使人心惊胆颤。大家无不咒骂国民党军不甘心失败,在作垂死挣扎。

  半小时后,城市又恢复了平静。

  欢庆人群中找姐妹

  王利群在新民高级中学工作,沈阳解放时他的母亲遇洁仁才21岁。遇洁仁写了“解放日记”,后来不慎遗失,但王利群还记得日记里母亲写的内容:

  在沈阳顺条胡同,有五个自小玩大的姐妹,学着男孩拜了把子,其中就有母亲。后来,五姐妹萌发了投奔延安的念头。一个晚上,五姐妹商定半夜在顺条胡同聚齐,一起走。结果,那晚姥爷突发脑溢血,母亲没走成。

  1948年11月2日这一天,母亲冲进欢庆的人群,穿梭在入城的解放军中间,呼唤四位姐妹的名字。母亲的举动引起一位首长的注意,她让母亲去解放军驻地寻找。在驻地,除了拥军慰问的,其余全是来寻找从前参军的亲属的。找到亲属的笑逐颜开,没找见的愁眉苦脸。有位叫“老革命”的小战士管这事儿。他虽然只有十八、九岁,却军龄长,所以都叫他“老革命”。他在名册上没找到四位姐妹的名字,对母亲说:“别急,入城的部队驻扎在很多地方,我再帮你查查,过几天你再来。”母亲没待两天就又跑去,遇到了一件事。“老革命”正向老乡们讲话时,一名敌特分子掏出一颗手榴弹,要投向人群。“老革命”立即扑上去同他厮打拼抢起来。而这名敌特分子还有同伙,拿匕首刺向“老革命”。待战士和乡亲们冲上去制服这帮家伙,而“老革命”却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母亲没找到四位姐妹,还不知道“老革命”后来的情况。

  取个新名叫“解放”

  还有一篇由杨宗桂撰写的《我大哥的名字叫“解放”》,讲述自己家庭的一次经历,表达了“改天换日迎来新生”的感恩之情:

  大哥1946年被国民党抓去当兵,在1947年的一天逃回来。因为当时逃兵被抓回去是要被枪毙的,所以每当查户口时,妈就把他藏在西屋的大木柜里,他从此成了“黑人”。

  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了。这一天,我们兄弟姐妹随着欢呼的人群,东奔西跑地忙了一天,非常高兴,因为我们知道:“好日子要来了。”到了晚上六七点钟,天已大黑,我们正要睡觉,突然有人敲门,并喊:“老乡,开门查户口!”妈忙叫大哥躲进西屋大木柜里。几位解放军拿着枪走进来,问了一些家里的情况。他们又指着西屋问:“那屋有人吗?”妈说:“没人,是空的。”这时,突然听到西屋有声音(大哥在柜里很害怕,碰了柜盖),几位解放军直奔西屋,举枪喊道:“什么人?快出来!”

  在昏暗中,我见到大哥举着双手跨出了柜子……

  大哥、爸和妈被带到离我们家不远的临时办事处,我们兄妹也跟了去。屋里还有几位解放军,当时我们都吓坏了。其中一位解放军问我爸:“他是你什么人?为什么躲起来?”爸就把整个事情说了一遍,又找来几位邻居作证。几位解放军听后小声商量一会儿,面对面地笑了。

  一位解放军对我爸说:“我们查户口是怕有坏人。你儿子不愿当国民党兵是对的,逃回来是好事!”同时抓起大哥的手说:“小兄弟,今天沈阳解放了!你也彻底‘解放’了!赶明儿把户口上了,再也不用当‘黑人’了!”

  爸妈听后就要给解放军下跪,忙被解放军拦住了。

  大哥举手给解放军敬了一个礼……

  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全家人高兴极了,再也不用为大哥担心受怕了。我们兄妹几个人“解放、解放”地喊了一道以后,“解放”竟成了大哥的另一个名字。

  沈阳是完整的沈阳

  詹洪阁光收藏刘白羽的《光明照耀着沈阳》就有5个版本。他说,随军记者刘白羽参加了解放沈阳的战斗,亲身感受了人民群众欢庆解放的喜悦,所以刘白羽撰写的通讯有较高的史料价值。在《光明照耀着沈阳》中,刘白羽写道:

  沈阳的人民更是清醒,他们不是等待着,而是英勇地迎接光明。当10月29日蒋军战车还在街头巡逻时,“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救星”的标语,就动人地出现在街头了。1日敌机虽轮番轰炸,但沈阳市民们涌上街头,争着看解放军缴敌人的枪。职工们保护了机关、工厂、银行,全体人民站在各自的岗位上,迎接人民军队的到来。沈阳是完整的沈阳,这是我们第一个强烈的印象。战争结束的早晨,人们便在路上走来走去。《中央日报》的工役在擦地板,字架上一个铅字也没乱。市政府里有人说服了卫兵,取过钥匙,锁好门窗。很多机关没打破一块玻璃,没丢一个灯泡。2日沈阳解放,4日工人职员等陆续登记报到,第一周就有19万人。……

  当然,在沈阳解放中,最动人的还是工人的行动。

  他们在战斗还在进行时,在敌机还在疯狂轰炸时,就奋不顾身地为人民的沈阳放置下第一块基石。工人们除了把每座工厂完整保存下来之外,2日夜,在密集的轰炸下,工人为完成恢复交通等工作而展开了惊心动魄的一幕。一片漆黑之下,上有炸弹,下有地雷,哈尔滨铁路工人的忠诚英勇与沈阳工人的澎湃热情相结合,忘我地在一个夜晚完成了意想不到的任务。一个哈尔滨铁路劳动英雄一连紧张工作了26小时。沈阳工人蔡立清在战前战后的两日两夜,机警保护人民的财产,侦察谁放信号,监视特务。在这汹涌的人民力量之下,沈阳市从战争里迅速恢复过来,第二天电就来了。

  ……

  一个市民抢着说:“解放军是1号进城,又赶上礼拜一,真是巧,一切是从新开始了。”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周贤忠实习生乌亮/文詹洪阁/供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6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6: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史料
                                        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 

    解放沈阳是伴随着辽沈战役的胜利而进行的。1948年11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一举攻克沈阳。沈阳的解放标志着全东北的解放,也使解放战争中敌我双方军力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从而加速了解放全中国的历史进程。


                                       断绝守军退路三面包围沈阳 


    1947年12月下旬,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对国民党军发起了冬季作战攻势,以突然动作,挺进沈阳外围。次年3月1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再克四平,彻底切断了沈阳和长春的联系。
  沈阳是东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一座工业城市,也是东北“剿总”司令部的所在地。经连续打击后,沈阳当时的国民党军守军尚有第八、第九两个兵团八个军二十四个师共三十万人。其部署是把沈阳作为整个防御体系的中枢集团,确保沈阳,并伺机向长春、锦州方面增援。
  锦州、长春解放后,东北形势急转直下,无论是在战役态势,还是在民心士气方面,人民解放军都占有绝对优势,战役的中心最后转移到沈阳国民党守军。围攻长春的十二纵和各独立师也急驰南下,会攻沈阳。
  沈阳国民党军经过两年多的苦心经营,在外围建筑了大量工事,碉堡、地堡全是用钢筋水泥筑成的所谓“永久性工事”。国民党军在每个子堡里放一个班、母堡里放一个排,一个连组成一个碉堡群,列成梅花状,可以互相实施火力支援和兵力增援。为加强城防和掩护空运,他们还将原撤至鞍山、辽阳的二○七师两个旅调回沈阳,企图凭借这些坚固的工事和较强的兵力进行顽抗。            人民军解放沈阳的作战计划是:首先断绝沈阳守军的退路,分别包围其据点,各个歼灭,然后攻取沈阳。
  三师八九两个团决定攻打东陵,首先切断沈、抚之联系,而后再由东向西攻击沈阳。这时,独立二师也在歼灭抚顺国民党军后赶到东陵。与此同时,本溪北进的独立三师在沈阳以南的苏家屯也展开激战,很快将国民党一个团全部歼灭,直抵沈阳南郊。  至此,沈阳国民党守军北、东、南三面已完全暴露在人民解放军面前。


                                         守军司令逃跑官兵无心抵抗 


 沈阳的国民党军已如坐针毡。1948年10月30日午后,听到解放军攻向沈阳的阵阵枪声和隆隆炮声,东北“剿总”司令官卫立煌深感不安,自知沈阳不保。“三十六计走为上”,他借口向蒋介石“面陈机宜”,便于10月30日下午乘机逃离沈阳。
  卫立煌临走之前,把沈阳防务草草交给第八兵团司令官兼五十三军军长周福成,实际上沈阳已成为风雨飘摇中的孤城。              1948年10月31日下午,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第一、第二纵队,边攻击边前进,到达了沈阳西郊。入夜以后,部队对敌发起强大攻势,各种枪弹、信号弹来往穿梭,爆炸声隆隆不断。仅仅一夜功夫,沈阳外围的所有阵地被全线突破,打开了通向市区的所有道路。
  1948年11月1日拂晓,中国人民解放军对沈阳发动了总攻击。一纵、二纵由西和西北,十二纵由西南,各独立师由东北和东南,向沈阳守敌发起总攻,很快突破敌人的第二道防线,部队向每一条有敌军驻扎的大街小巷涌进。在解放军猛烈的攻击下,守军很快土崩瓦解。
  此时,人民解放军接到东北军区司令员林彪的电令,有国民党守军要求起义。实际上,此时防卫沈阳的部队,除了国民党二○七师外,其他部队都不想真心抵抗。敌五十三师师长许庚扬明确表示要举行起义。


                                        战车一炮未发列队等待接收 


     人民解放军进入市区后,即改成巷战队形。每逢街道,即把兵力分散成班和战斗小组,遇到街垒、路障,则从楼房两侧穿墙凿壁,迂回攻击。炮兵紧随步兵后面,每攻打一座楼前,首先用炮火攻击,消灭主力火力点,然后步兵攻击,占领后,再把炮兵调上来,掩护下再次攻击。国民党军纷纷打出白旗投降。
  从11月1日上午9时至下午4时,一、二纵队及十二纵一部攻占了铁西区。国民党二○七师被歼灭,除师长戴朴逃跑外,被俘官兵达1.3万多人。占领铁西区后,军队乘胜向市中心挺进。在中山广场交际处大楼俘国民党军6000多人。
  此时,国民党军已无心再战,一些部队把人员、武器排列得整整齐齐等候接收。一个解放军战士冲进市中心“剿总”战车团院里,喊一声“不许动”,守战车的国民党兵说:“我们早就不动了,武器车辆完好无损。我们一炮没放,不信请验炮口。”
  敌重炮十一团的官兵将18门155厘米口径大炮交给人民解放军时说:“美国送给蒋介石的这36门最大的炮,那18门让你们在辽西缴了,这18门也请你们验收。”
  就这样,仅用一天多时间,十三万沈阳守军就被一扫而光。11月2日,东北最大的政治、经济中心——沈阳市宣告解放。




                                                                                          (本文来源:北京晨报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6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7: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党为沈阳解放而斗争 来自沈阳日报
2008年10月30日



                
在解放战争中,沈阳,这座东北最大的工业城市,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交通重要枢纽,成为战略上必争之地。1948年11月2日,沈阳宣告解放,回到了人民的怀抱。其中,沈阳的地下党组织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下面摘取几个珍贵的历史片断。

                                       一

  1948年5月,中共沈阳市工作委员会成立,工委书记宋黎,秘书长兼宣传部长高铁,组织部长李正风,民运部长程序,军事部长戴昊。机关驻地设在省委所在地梅河口,受中共中央东北局城工部、省委双重领导,负责全市的地下斗争。当时,沈阳的地下工作者有1527人,党员195人。

  1948年7月5日,北平“七·五惨案”后,在党的领导下,沈阳30多所大专院校和中学师生5万多人集会游行。游行队伍从市政府广场出发,沿着三经街、中山路向南站方向涌去,派出代表向“剿总”司令卫立煌递交了请愿书,并限期签字。这是沈阳历史上第一次5万学生的大规模反暴游行,给全市人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沈阳学生的“七·五抗暴”斗争,团结了更多的觉醒的青年跟共产党走的决心,壮大了地下学生运动的力量,为沈阳解放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二

  沈阳地下党组织在上级党委的领导下,为解放沈阳创造条件。他们集中力量,保护城市的各个重要设施和部位不遭破坏。

  市政府大楼是全市的神经中枢,指挥中心。上级党组织指示一定要把市政府大楼保卫好。1948年10月28日,沈阳地工公教系统负责人边兆祥主持召开公教系统地工人员会议,落实上级党的指示。

  到了11月1日这天,国民党军队开始四处溃逃。街上的商店都关了门,路上也少行人。边兆祥和大家商量,这正是进驻市政府大楼的关键时刻。经研究决定,要用党的政策和主张,对驻守市政府的国民党警察队进行“攻心战”。

  冒着敌人的暗枪,地下工作者冲进了市政府大楼。他们向警察队队长和十几名队员宣讲了东北战场的形势和解放军入城的《约法八章》。警察队长和队员们被说服,交出了市政府的管理权。随后,地下工作者董国政和王少文检查了大楼内所有的办公室,然后一一上锁贴封条。

  当夜,沈阳城内的国民党某部207师从铁西溃逃。11月2日,沈阳解放,全市人民都沉浸在无比欢乐之中。当天午后,沈阳特别市市长朱其文在市政府大楼向留守工作人员宣布,从现在开始,这是人民的政府了。

                                      三

  当年的沈阳电报大楼是市内和长途电话的枢纽,东北国民党军队的信息传递也经由此处,是当时的神经中枢,当时为争夺电报大楼发生的斗争也异常激烈。

  11月1日早晨,在门前巡查的我地工人员杨景文得到了一个确切情报,“国民党53军教导团调来了一个连对电报大楼进行重点防守”。杨景文向党组织汇报了情况。党组织认为事不宜迟,马上调我党领导的一支地下武装前来保卫电报大楼。

  打入国民党警察局内部的地下党员于雷受命带着几个同志来接收电报大楼。电报大楼有一制高点平台,此处敌人并未重点防守,容易占领,他们派去20多人,携带9挺轻机枪,一举予以控制。在电报大楼的正门、西门也派了双人守卫。一切按计划完成后,于雷和李文科、郑德勤、谭金铎等地下工作者急速赶到前营业大厅,想趁机夺取正门。当时,守卫在那里的国民党军一个连长并没在电报大楼,据说开汽车去拉炸药,准备将大楼炸毁。党组织当即决定先把在两个房间休息的20余名国民党兵缴械。这时去拉炸药的国民党军连长回来,气氛紧张异常。在与敌连长擦肩而过之际,李文科猛地用手枪顶住他的胸膛,顺势把他腰部的手枪夺到手,低喝道:“下命令,缴枪投降。”后面的国民党兵见此情形,端起枪朝李文科射击,第一枪没有打中,当李文科转身躲避时,被随后的第二枪击中,当场壮烈牺牲。在这场战斗中,郑德勤这位地工骨干也倒下了。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守卫电报大楼的国民党残余分子或被消灭,或被俘虏。当天夜里,电报大楼回到了人民手中。

                               市委党史研究室傅利民  本报记者孙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6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7: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沈城解放的老照片:

             Img222787608.jpg
   军民欢庆沈阳解放
          Img222787609.jpg
    攻入“东北剿总司令部” (右上为周福成)
         Img222787611.jpg
    入城部队街上休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晚晴四合院 ( 辽ICP备13012158号-1

本站联系人:程南  联系电话:18240480355 024-231807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