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网站管理条例
找回密码
搜索
查看: 66|回复: 1

我经历的沈阳东塔机场流血事件(四合院公众号网文16)

[复制链接]

126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发表于 2018-10-17 23:0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文革中,我经历的沈阳东塔机场流血事件

                                                    作者 雷观明(已故)


首发  四合院网  2017-04-14
      1967年,我在沈空政治部任宣传干事,亲身经历并参予调查了发生在沈阳东塔机场的流血事件。这一事件酿成众多解放军官兵伤亡,惊动了中央高层。   

                          事件起因

      “文化大革命”进入到1967年,全国的武斗不断升级,为了解决极度的混乱局面,中央号召全国各地“实现革命大联合”。
      1967年8月,中央决定,23日在京接见辽沈地区群众组织和省市领导干部的代表,商定大联合和成立革委会等问题。当时,沈阳三大派群众组织,除“八三一”的代表自行乘火车赴京外,“辽联”和“辽革站”的代表由沈阳军区安排共乘一架飞机前往。
      22日中午时分,“辽革站”代表登机后,“辽联”代表在武斗队护送下,也乘车到达东塔机场。飞机准备起飞时,其数十名武装人员在跑道西侧的候机楼外,呼喊口号并对空鸣枪,欢送代表晋京。另一派武装人员正在跑道东侧,听见口号和枪声后,随即开火射击。待命起飞的上海民航625号专机,正处于双方火力夹击之下,机上一名代表负伤,我们派驻民航的军代表、沈空司令部参谋雷成云也在制止武斗中被猎枪散弹击伤。这时,飞机的润滑油管被子弹击穿,因为漏油不能起飞。情况紧急,机长果断将飞机滑抵跑道南头,避免了人机更大的损伤。
  机场的突发事件很快把各派的武斗队调动起来,投入枪战。“辽革站”不断增兵,“辽联”退入候机楼内据守待援,形成对持态势。
  激烈的枪战直至黄昏仍在进行,武斗规模不断扩大,沈阳唯一的民用航空港完全关闭。

                          奉命制止武斗

      东塔机场的武斗进行至垂暮时分,我被紧急召唤到沈空司令部开会。作战处副处长宋新生概述了机场武斗的情况,传达了周恩来总理的指示:“立即制止武斗,保证三派代表23日上午10时到达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中央接见。”宋处长随后组织部署了一支小分队前往制止武斗,并通知东塔地区各厂军管会,传达周总理指示,要求所有武装人员全部撤回厂内,保证部队安全完成任务。
      晚8时许,我和50余名官兵组成的小分队,由宋处长率领在沈空西院集合。每人的唯一“武器”就是一本《毛主席语录》。
      我们分别登上两辆解放牌军用敞篷大卡车。我上了2号车,站在车厢的最前面。
      沈空机关距东塔机场仅10多分钟车程,两车出大院向北转入空旷的万柳塘路,然后拐向机场的莲花桥。
      忽然,近10辆满载武装人员的大卡车在前方大道右侧出现。车上携带着各型枪支、无后坐力炮、火焰喷射器等武器装备。还好,乘他们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时,我们的车辆已经冲过去了。后来知道,这是“辽联”总部为解救受困于候机大楼的“战友”,调集了东北工学院、沈阳药学院、化工学院、沈阳体院、沈阳冶金机械学校等学生组成的增援队伍。

                   解放军官兵血洒机场路

      我们的车队过了莲花桥,向东拐入机场路。两车相距约20米,高速驶往东塔机场大门,就在军车刚刚驶近机场右侧民航家属区,突然枪声大作,两台军车一下闯进了机枪火力的伏击圈。
     猛烈而密集的弹雨扑面而来,沥青路面被子弹打出一朵朵蓝色的火苗,车厢护栏也被打得嘎嘎作响,枪声震得头皮都发麻,一下就把全车官兵都压制在车厢的地板上。坐在2号车驾驶室的宋处长,紧急命令司机关闭车灯,将车缓慢滑行到大道左侧的一行梧桐树间停了下来,避开了来自左前方的射击。同时命令大家下车,匍匐在路旁的玉米秸堆旁。我影影绰绰地看到前面的1号车,歪斜在大道右侧的小河边上,两只尾灯闪烁着惨淡的光晕。枪声骤然停了下来,周围静得连的呼吸声都听得见。
      宋处长首先站了起来,高声喊话:
     “我们是解放军,是来制止武斗的,不要开枪!”
      这时,一个人影从1号车急匆匆地跑到我们的面前。定睛一看,是沈空司令部情报处的副科长王连才。
     “我们的车被打坏,车上同志全都负伤了。”他捂着自己受伤流血的手向宋处长报告。
      我们接近1号车时,首先看到的是司机和姜永成参谋都歪倒在驾驶室中(后来知道,司机当场死亡,姜参谋身中6枪负伤)。载有20多人的车厢里无声无息,听不见一声痛苦的哀号。大家感到事态非常严重,必须把伤员迅速送往医院抢救。
      2号车慢慢掉过头来,还没等到它接近1号车,骤然枪声又起,2号车司机也被撂倒。大家顾不得多想,急着攀登1号车转移伤员。我翻上车帮,脚下一哧溜,就摔倒在一堆软绵绵的身体上。满车都是伤员,满车都是血。寂静中,我能清晰地听见像是心胸出现空洞、拉风箱似的急促沉重的喘吸声。
      这辆车上几乎所有官兵全部重伤,大家背着,抬着,把他们一个个挪放到2号车上。
      在王科长主动要求下,宋处长安排他带领两名战士进入机场候机室,动员“辽联”武卫队撤离返回市里。随后他转过头来向我布置任务:
     “观明,你带领两名战士把伤员迅速送往463医院。要特别注意莲花桥方向武装人员的动态,防止他们再阻击伤员车辆,同时动员他们马上撤出这个地区。”
      我举着“红宝书”大步流星走在前头。后面跟着两名战士。再后10多米是后备司机开着小灯缓缓跟过来的2号车。
     “我们是来制止武斗的解放军,后面车上是送医院抢救的伤员。赶快放行,不许开枪!”我边走边高声呼叫。
     “站住,再往前就开枪了!”前方一声吼叫。
      我停下脚步,表明自己身份,要求他们立即让伤员车辆通过。
     “只准过来一个人!”
      当他们把我带进路边一个看守瓜地的窝棚时,一名身着军衣、戴红袖标的女学生背着伤员进了窝棚,估计是刚才对军车的扫射也伤及了这支前来增援的队伍。在与拎着手枪的“头头”对话中,我坚持要他们立即放行车辆并迅速撤回市内。他们则认为军车后面掩护有“辽革站”武装人员,拒不放行,双方形成僵局。
      好说歹说都难以解除对方的顾虑,我心急如焚,只得把自己留作人质,让他们去伤员车里看看。显然是受到了车中惨状的震撼,他们表示可以放行,但又提出两个条件:一是要带上他们的伤员一起去医院;二是不能到地处“辽革站”势力范围的空军463医院,要求送其它医院。时间就是生命,不能再纠缠下去。我将护送伤员的任务交给押车的连队干部,立即送往较近的沈阳军区总医院。我继续作这支“辽联”派增援队伍的工作,传达中央制止武斗的指示,直至他们集合登车撤出。
      这时,我身后传来整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歌声激昂更有几分悲壮。我知道,是我们那支幸存的、有伤无伤的官兵队伍走过来了。
      我向宋新生处长报告了情况,加入队列,脑子昏昏沉沉,头重脚轻地走回营区。
      解放军官兵以死亡7人、重伤10余人(其中不少导致终身残疾)的惨重代价,换来了东塔机场武斗的平息。
      被围困据守在候机楼的“辽联”武装人员在看见负伤的王科长仍冒险进入大楼,不带偏见地向大家宣传中央指示,都为他的真诚态度所折服,解除了对军队的疑虑和抵触情绪,于次日早上撤出机场。
      625号专机在滑离交火区至跑道头后,由民航军管会安排两派代表就地度过一个夜晚,于23日晨让他们分乘两架AN-2小型机飞赴鞍山,在那里又转乘一架军用客机飞抵北京。

                              事后调查

      事后,中央责成由沈阳军区牵头,有沈空和辽宁省军区参加的9人调查组,认真调查伏击军车的情况。
      参加伏击解放军的武斗人员,向调查组如实交待了当时的经过:
      当参加机场枪战的各厂武斗队按军管会要求撤回工厂后,这支由黎明机械厂的复员战士组成的,配备了最新式机枪和冲锋枪的“辽革站”“黎明联总后续兵团”,却毫不知情地仍在厂外巡逻。他们从厂属医院走上机场大道时,一个从市里骑车匆匆回家的人,惊恐地告知他们,“辽联”大批援军乘汽车已经到了莲花桥,马上就要到达机场了。于是,“后续兵团”决定隐蔽在路旁,静待车辆出现,进行伏袭。
      我们的车辆正是在这时闯进了他们布下的火力网,当了“替死鬼”。据实地勘测,射击时机枪距离1号车仅有7米。如果闯上来的不是驻军官兵,而是“辽联”的增援队伍,其后果将会更加严重。这些人为自己酿成大祸极度恐惧,悔恨交加。 “文革”结束后,他们受到了相应的惩罚。

                              后 记

      我们伤亡的官兵,是为了保卫祖国参加人民军队的,可他们没在沙场上为国捐躯,却惨死在自己同胞的枪口之下!
      前些年,我去东塔附近探望一位老友,特意来到那始终印在心底、经历过血雨腥风洗礼的小河边。我伫立良久,思绪万千。如今,物换星移,景色全非。惟有路旁那排在和煦春风中枝叶摇曳的高大梧桐,是当年那场血腥事件的见证。   
      亲历这场灾难的人早已各自东西,先后离世,我也年逾古稀,我有责任把这些事情告诉给大家,告诉给后人,历史不应被时间的尘埃湮没!

      作者简介:雷观明,男,1930年出生。四合院最年长和受人尊敬的注册会员。雷老大学毕业,参加过抗美援朝,退役于沈阳空军某部政治部,退休于辽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曾任党办主任。雷老的文章屡见报纸杂志,书法作品独树一帜,颇具影响。

                          征稿与定阅启示

       为更多地推介四合院网友的好作品,特向大家征稿:
      1、稿件应为原创,并以作者亲历的纪实性作品为主。
      2、稿件可以是您自己的作品,也可以由您推荐本网发表过的他人作品。
      3、稿件可以在“晚晴四合院网”上发表,或发至以下邮箱:cdh1949@sina.comcdx1949@sina.cn 。但均需要
在标题上注明“公众号投稿”。
      4、《四合院网公众号》的订阅方法:一是在手机是上加载微信号:shywgzh;二是在阅读公众号转发的文章时,点击文章标题下方的“四合院网”,进入新的页面后,点击“进入公众号”,即可查看《四合院网公众号》的全部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767

帖子

767

积分

发表于 2018-10-19 22: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无辜死去的战士,那些无知死去的青年学生,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晚晴四合院 ( 辽ICP备13012158号-1

本站联系人:程南  联系电话:18240480355 024-231807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